灵异经历:一位老太太讲的经历

  这个是我妈妈给我讲的,我妈妈听以前一个老太太和姥姥聊天时说的。

  这位老太太姓于。年轻时是妓女,她的工作场地,文艺一点叫青楼,但我们东北都叫窑子,招妓叫逛窑子,妓女称为瑶姐。

  据说这个老于太太年轻时长得很漂亮,就是好吃懒做,不愿意干活,索性去窑子里当瑶姐了,挣了很多钱。

  最后嫁了个木匠,一生没有生孩子(以前没避孕套,瑶姐怕怀孕都是常年吃药,久了就导致不孕了),认了三个干女儿。晚年时三个干女儿挣着照顾她,比有些亲女儿都亲。

  因为这老太太超级有钱,年老时把钱和粮票往炕上一撒,谁照顾她谁就拿走。这个老于太太晚年经常去我姥姥家,几个老太太坐在炕上唠嗑(聊天),知道她是干啥的,但没人瞧不起她。笑贫不笑娼这句话在那时就灵验了。

  农村妇女就愿意“挖人墙角”,现在话说就是八卦别人隐私,由于老于太太和我姥姥好,我姥姥出了名的厉害,也没人敢问得太过。

  于老太太也想得开,看着这帮老姐们被好奇心憋得不行了,就给她们讲了一些她干瑶姐时的事(儿童不易的就不讲了),这帮小老太太就都来了兴致,满屋子人没一个说话的(课堂纪律相当好了)。

  我妈妈她们也都一起听了,其中一件很灵异的故事,妈妈至今还记得。

  那是老于太太刚干瑶姐不久,所在的那个窑子就是几间连着的土房,(类似于现在的洗头房,不高档)有一年秋天,夜里风雨交加,窑子里的十多个瑶姐们都懒散地躺在炕上,小油灯被吹的一晃一晃的,好像随时都要灭了一样。

  今晚注定没什么生意,老鸨子(鸡头)也无聊地织着毛衣,就在老鸨子准备关门回家休息时,有人敲院里的大门。

  老鸨子就打着伞出去开门了,开门后进来一个身穿雨衣的人,老鸨子就把人让进屋了。因为那人穿的黑色的雨衣,(带帽子的那种),扣着帽子,再加上天黑黑的,也没看清脸。老鸨子也没像电视里那样,笑呵呵地喊着,大爷过来玩呀?(那不是废话么?来这不玩难道听课?)

  那人进屋后看了一圈,这会儿功夫老鸨子借着幽暗的灯光,看见那男的脚上穿着一双大皮鞋(那年头皮鞋是有钱人的象征)。

  老鸨子马上来了兴致,就指着炕上的姑娘说,大兄弟,随便选。那男的也没说话,可能不差钱,也没问价钱,就指了指炕上的于老太太(当时是于小姐),老鸨子就喊她下炕,去里屋接客。

  于老太太当时是店里头号红牌,可以选择接不接,当时她就说不接,第一,下雨阴天的,那人衣服上都是雨水和泥点子,于老太太嫌脏,还有就是于老太太虽然懒,但是不傻,而且很有心眼。

  从她晚年就能看出,这女的很聪明,其他瑶姐在年轻时把钱都花光了,老了混得很惨,她那时就知道攒钱留着养老用。

  当晚她就觉得那个男的不对头。进屋这么久一言不发,而且他穿着那么大的皮鞋,走路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雨衣也没发出摩擦的声音。但其他人居然没发觉这一点,老鸨子一看于老太太不干,就问那男的换一个行不行,那男的也没说话,老鸨子就叫了另外一个姑娘,陪着那人进里屋了。

  过了很久那个瑶姐才出来,老鸨子上前问,那人呢?还没给钱呢,那瑶姐也是一脸疑惑,说那人先出来的,你们没看着么?

  老鸨子当时傻了,里屋到外屋就一个门,不可能出来一个大活人看不到,老鸨子进了里屋看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开始没感到太害怕,主要是生气,以为遇到了嫖完没给钱就跑了的主儿。

  看了一会儿,发现墙上挂着一件黑色的雨衣,不用想肯定是那个男的进来时穿的那件。老鸨子拿起了雨衣,不拿还好,一拿就吓了个半死,那雨衣的材料是纸做得,上面打了层蜡,这是寿衣店给死人做的衣服。

  当时接客的那个瑶姐也吓得不行了,他接客时就发现那男的身上一直冰冷冰冷的,还以为是淋到雨了。

  老鸨子马上叫起其他瑶姐,几个人出了窑子,赶快回家了。(以前老鸨子养着瑶姐,吃住在一起,工作时和平时住的不是一个地方),接客的那个瑶姐回去后大病一场,没几天就死了,死状极其恐怖,据说是先从下身开始,

  然后整个身子都烂了。由于这件事太邪了,瑶姐们陆续都走了,老鸨子也害怕了,所以也没拦着,最后老鸨子也不在那干了。

  讲到这时于老太太就说,这人那,无论啥时都要长心眼儿,一个不留神,后悔都来不及了,我要当晚去接客,可能死的就是我喽。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 1月 13日 下午6:38
下一篇 2023年 1月 14日 下午10:13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