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至死不愿离开的母亲

  阿昆是砍柴卖的农民,他有一个八十岁的瞎眼老母,因此特别卖力的砍柴,为了给老母稳定的生活。一天,阿昆刚砍柴回家,却发现破旧的屋子里,居然没有老母的身影,这母亲去哪里了?眼睛又瞎,走路又不方便,能去哪里呢?

  阿昆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着急万分的阿昆,出门就向人打听。山间,河边都找了一个遍,可依旧一无所获。多年来只有母亲和他相依为命,如果连母亲都找不到,他该如何生活。

  思母心切的阿昆,心痛不已,但又暗自发誓,不论如何也要找到母亲,哪怕是最可怕的结果。

  阿昆凭着一双巧手,把自家院子修了一番,还用木头修建了两层楼,取名叫母亲客栈,他的目的就是一边等待母亲,一边向入住的人打听母亲的下落,这样也是最好的办法。

  由于母亲客栈地处偏僻,知晓的人廖廖无几,就算有人知道,也不愿意花钱住这么普通的客栈,眼看家里快断了生计,阿昆不得不准备出门砍柴,正在此时,几个年轻人突然来到客栈,开口就是:“掌柜的,我们要住店。”

  这是阿昆的第一个生意,格外激动,他一边招待几人入住,一边到后院子弄了一些野菜,野味,凭借完美的烹饪才艺,把普通的菜做到极致,几个人吃了赞不绝口,连连说是人间美味。

  出于赞赏,双方关系更近一步,阿昆突然抱拳说:“各位,我有一年迈老母走失多日,不知各位有没有看到过。”阿昆仔细描述老母相貌特征等,可是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表示没有看到。

  一个年轻人说:“掌柜的,我看你也十分孝顺,我们能帮你拉拢一些生意,等天南地北的人一来,总会有人见过你的母亲,惭愧,只能帮你这么一点。”

  阿昆听了,一边伤心,一边又感激别人的帮助,于是连连道谢。几个年轻人是商人子弟,人脉颇广。而且还挺有信誉度的,没过多少时日,很多人都慕名而来,一边是因为阿昆孝顺,另一边,是阿昆做菜的技术,简直是大雅之堂的水平。

  阿昆每次都尽心尽力照顾每一个客人,同时不忘向每一个客人打听母亲的下落,阿昆之事,很快人尽皆知,个个都在赞叹阿昆的孝心。

  日子过的飞快,寻母之事却依旧没有半点进展,母亲客栈被修、缮多次,已经初具规模,阿昆的心事却越来越重,找不到母亲,又不敢离开客栈,因而开始胡思乱想,母亲吃的饱不饱,母亲在哪里?冷不冷?身体怎么样?想着想着,成了臆想。

  阿昆病了,整天精神恍惚,每次见到什么年纪大的妇人,就叫人母亲,但是没有人反感阿昆的做法,反而都被他感动着,甚至村子还有人帮他打理客栈。

  一日,一个道士云游客栈,对客栈感慨道:地方不错,可惜有阴灵,只怕时间久了,其他怨灵会被引来啊。”

  道士的话正好被阿昆听见,阿昆上前,抓住道士的手,涕泪交加道:“什么阴灵怨灵的,你说清楚,你是不是见到我老母了?”

  道士早就听说过阿昆的孝心,不忍他失魂落魄道:“你有没有感觉,自从你母亲走了以后,每晚都会有东西帮你盖被子,你家的水缸会经常装满水,院子里面的蔬菜瓜果,偶尔会被锄草,自从你来了客栈,做菜时,都特别的好吃,能让人吃上瘾?”

  阿昆摇头,却过不多一会又点头,他从来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如今被道士一说,还真有那么一回事,晚上睡觉确实感觉有东西给他盖被子,水缸的水经常都是满满的,他还以为自己很节约用水呢!院子里面硕果累累,可是他并没有精心打理,他做菜确实很不错,可哪里比得上母亲做的菜,那才是绝味啊。

  道士的话让他又惊又怕,惊的是老母一直在身边,怕的是,他看不到老母,难道,老母死了,变成阴灵陪伴左右,想到此处,阿昆居然站立不住,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一双冰冷又温柔的手抚摸在他的脸颊,可惜阿昆看不到,他急忙呼唤,“是母亲吗。”声叹息立马在耳畔响起。

  道士说:“你母亲死了,但是她舍不得离开你,她留下来照顾你,但毕竟人死后是不能游荡的,否则会被其他怨灵盯上,缠着你老母就麻烦了。”

  好不容易知道母亲的阿昆,伤心的不能自己,哪里能马上接受离开母亲的现实。

  道士似乎看清楚阿昆的心思,只是叹气摇头,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口,一句话突儿的飘进来,“小子,你母亲死了,只能再陪你一个月了,客栈被我用引魂术,请回了你老母所有的魂魄,以后在家里阴凉处,都会看到你的老母,记住,一个月后必须给你老母举行葬礼,送走你老母,否则客栈就会变成冤魂厉鬼的聚集地。”

  果然,没过一炷香的时间,老母现身了,瘦弱佝偻的身子,满面皱纹,四肢冰冷,只是眼睛不瞎,头发也变白了,白的如同霜雪一般。

  久不见老母的阿昆,不管母亲是人世是鬼,抱着母亲痛苦一番,久久不能停下。母亲冰冷的手抚摸在阿昆脸上,说:“儿子啊,娘不想走娘离不来你啊,娘看见你日日伤心,夜夜流泪心里难安啊,鸣鸣。”

  看见母亲老泪纵横样,阿昆又忍不住哭了一场又一场,就这样,他们母子团聚了,没有人知道,阿昆的母亲变成了鬼,留在客栈的阴暗处,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

  只是,阿昆不再精神失常了,也不再逢人就问老母去哪里了,所有人都以为阿昆从寻母的阴影中走出来了,这也是一件可喜可的事情。

  一个月的团聚时光,短暂的很。说来也是命中注定,母子相聚没几天,客栈就来了一个外地女子,模样三十来岁,其实阿昆已经五十岁了,女子面目清秀,身子骨看上去很硬朗,谁知女子一看见阿昆,居然脸红了,硬是要留下给阿昆帮忙,说是自己无依无靠,本来要来此地投靠亲戚的,可一看到阿昆,就不想离开这个老实孝顺的男人了,女子的名字叫翠姐,通情达理的,勤快的很。

  老母亲十分喜爱,阿昆对女子也十分中意,本来如此情投意合,应该很快喜结连理,可是,老母亲一直在阴暗处,以鬼的身份存在,如何给翠姐介绍老母呢?那样岂不是把人吓跑了。

  夜晚,老母对阿昆说“儿啊,不要顾及母亲,你既然喜欢翠姐,就想办法跟她成亲吧,过着日子,我就要走了。”阿昆一听母亲要走,又是鼻子一酸,说:“你是我母亲,翠姐自然是要认识你的,要不我把她叫过来见见你,她若怕你,我便不和她相好算了。”

  老母连连摇头道:“不可,你若没人陪伴,我怎能放心的走,也罢,我不见她就可以了,你一定要好好待人家。”阿昆只得同意。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剩下几天了,客栈外面甚至有一层阴气在觊觎,阿昆的老母担心至极,唯恐多留一日,留下祸患,又怕离开儿子。

  阿昆也是,整日忧心忡忡,愁肠百结,有一次,在客栈厅梦呓时候,说了一大堆母亲要走的话,恰那被脆姐一字不漏的听见了。待到阿昆醒来时,翠姐穷追不舍的问下去,终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于是,翠姐要求见阿昆之母一面,执拗的翠姐终于见到了阿昆的母亲,于是磕头在地,说:“母亲,你何必怕我知道您的事情呢?还有两天就满期一个月了,你们都不把我当做一家人看。”

  老母亲说:“怕你知道被吓跑了,我哪里呢个放心啊。”

  翠姐这才破涕为笑,说:“不说你都不知道我来自哪里,我从一个古老的民族来,我们哪里的人精通一下奇门之术,我或许可以帮你。”

  “真的?”老母和阿昆眼前同时一亮。

  翠姐不说话,而是拿出一个刀片,割了一下自己手指头,殷红的血充满神奇的异香,翠姐把一滴血液挤到杯子里面,一边说:“我族处子血,导香无比,饮下去可以驱邪避魅,当然,是针对那些心怀不轨的异类才管用,母亲,你喝下去,从今以后就能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哪怕是鬼魂,也不会有邪魅恶灵敢近身了。”

  这简直是绝处逢生的契机啊,阿昆和老母终于送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翠姐之说,让他们笃信无疑。

  没过几日,翠姐和阿昆成亲了,人人都说阿昆找了一个号女人,是上天眷顾。但是她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年迈的老母,才是他们幸福生活的泉源。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 1月 11日 下午9:32
下一篇 2023年 1月 11日 下午9:37

相关推荐

  • 民间故事 : 嘴下留情, 口孽也是会遭报应的

      生而能言是人的福分,可这张嘴也是业障的第一关。脱口而出的话,无形无影,却能左右人的运道。   我听过的最恶毒的话,大概就是吴老太太骂儿子的那句:摔死的女人有啥好哭的,她没那福气,娘给你再娶个好的!   吴老太太原来姓啥,村里人都不知道了。吴家和她自己都将“出嫁从夫”的规矩执行的彻底,就连吴老头过了世,吴老太太仍是吴老太太,将来死了墓碑上不过是刻上吴某氏罢…

  • 民间鬼故事 : 医生也会遭遇诡异瞬间!

      我是一名外科医生,我97年在北京某医院进修的时候,我结识了一个和我一同进修的某煤矿医院的外科主任邱主任(39岁,正好大我一循)。   一个很有临床经验的基层外科主任,为人和蔼认真,是我们进修组的组长。我俩很快成为了好朋友。   那年正好八月十五恰逢周末晚上,我俩在医院的附近的小吃部吃饭,同在他乡,话题从家庭生活很快聊到了现在的医疗。   他突然问了我一句…

    2023年 1月 25日
    340
  • 民间故事 : 七月半鬼节当天,太阳落山以后就别出门了!

      老一辈人说:农历七月半是鬼节,到了这一天太阳落山后,鬼门关开,群鬼横行,你若敢走夜路,就会感觉到或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在跟着你,你走快它便快,你走慢,它也便慢,总之会跟着你不放,直到扑到你身上。   童年的时候,我常听爷爷讲他的见鬼经历。有一年的七月十五,爷爷赶集去卖盐,可是在回来的路上,爷爷居然看到鬼了。   爷爷卖完盐时,太阳已落山了,他看到天色已晚,知…

    2023年 1月 25日
    90
  • 民间故事:​乌程二案

      民间故事:乌程二案   1后林村粮户案   清代沿袭漕粮制度,从浙江、山东等八个省征集粮食从水路运到京城,称为漕粮。   湖州乌程县(现在吴兴境内)每到征集粮食的时候,吵吵嚷嚷几昼夜,纳粮的粮户排队半里多,堆积待收的粮食堆得像城墙,县令的轿子都出不了县衙。   粮户们拥挤吵嚷,个个焦急充满戾气,每天都有人因为插队或互相碰撞而殴斗。   每年这个时候,县衙…

    2023年 1月 14日
    150
  • ​民间故事:拘魂

      1何某   咸丰己未年四月,李渡镇赛神演剧不慎失火,火势蔓延到街头店铺以及百姓人家,烧死了近千人。是一场极其罕见的大灾难。   离镇子五里外有个何某,五十岁左右,家道小康。   他得病卧床好久了,火灾发生的前几天忽然痊愈行动自如。家人都很高兴。   何某非常想去看戏,妻子儿女认为大病初愈应该静养,尽力劝阻。   第二天他又要去李渡镇走走,妻子还是阻拦。 …

    2023年 1月 14日
    1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