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鬼故事之仙配

  句容县乡民金二,父母都死去了,他有一个弟弟,还很小,叫金镛,在附近村子中的私塾学校中念书,年纪不满十三岁,容貌及其秀美,如同女子。

  每次从私塾回去,常有一个老妪来和他开玩笑。对他说:“小郎君,相貌真是不凡,将来该和天上的仙人相配,世间的蠢女儿,恐怕不能与你相配。要是想物色仙人,老身倒是可以给你做个媒人。”

  金镛当时年纪幼小,不明白老妪说的话,然而听了她的话,心里倒是十分的羡慕。

  这样过了几个月,每次见到那老妪,都对他说着类似的话。金镛始终腼腆,不搭理她。

  过了一年,金镛也稍稍长大了一点,渐渐地通晓一些情理之事了。

  遇到老妪,她又对自己说起前面说的那些话。

  金镛便害羞地询问老妪道:“天上的仙人在哪里?可让我见一见吗?”

  老妪道:“这有何不可。我不能带着你去,我指路给你,你自己前往寻觅,要是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

  老妪把那地方告诉他,道:“距离这里只有三里多路,门口种满了桃树,那一家就是了。”说完,就离开了。

  金镛来到私塾家里,瞎编了一番话,骗老师:“我家外祖父,病得很厉害,哥哥叫我和他去看望,暂且请一天的假。”老师向人对他很满意,觉得他醇厚谨慎,也不怀疑他是在说谎。

  金镛离开了老师家,兴高采烈地按照老妪指点,一路跳跃着去了。

  到了那里,果然有一户人家,门前种满了桃树,开满了花,门屏就掩映在桃花丛中。

  金镛终究是个孩子,也没多想,直接走进去,刚走走到门边,接着便听到有人喝叱道:“谁家的小儿郎,乳臭未干,便想着做偷花的贼吗?”

  金镛惊讶地一看,则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翁,看上去,已年近古稀了,满脸慈祥地带着笑,从里面走出来。

  金镛本是一个聪慧灵巧,善解人意的小子,看老翁的样子,便一点也不害怕了,直上前去给他作揖。

  老翁左手扶着拐杖,用右手摸了摸金镛的头,哈哈地笑着道:“这孩子,来意可不善啊!”

  金镛也爽朗地回答道:“听说这里有天上的神仙,特意来会面,也没有什么不善?”

  老翁道:“定是刘家的痴婆子多嘴了!虽然如此,你既然来了,也不能让你白来,跟我进去。”

  于是,就拉着他进门去。

  里面有三间草堂,也是建在桃林丛中,一派清洗,毫无纤尘,里面放着古琴书画,很有隐居者的气象。

  老翁和金镛坐下,就叫道:“紫玉,拿茶来。”

  接着,看见帷幔被掀开,果然有一个垂髫少女,年纪可能稍微比金镛大一点点,用漆盘盛着茶杯和茶壶,捧着来到他们面前。

  金镛痴痴地看着她,真像出水的芙蓉,风貌神态,清新婉丽,可爱动人,虽然是小孩,不知道什么,心里也不觉生起了眷恋之情。

  紫玉把盘子放下,叫她先酌给金镛,紫玉捧过茶来,金镛则显得浑然不觉。

  老翁大笑道:“情种已种在心中了!”有问他道:“你看到了天山的仙人,你的心也觉得满足了吧?”

  金镛才回过神来,道:“心满足了,然而,我的愿望却没有达到。”

  老翁又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能满足你的愿望?”

  金镛道:“要是能和她整天在一起玩耍,我就满足了。”

  老翁又笑着道:“这谈何容易!”接着,又道:“这事也不是很难,你能住在这里,不回去了,我就让紫玉整天和你戏耍。”

  金镛高兴地回答道:“我不回去了。”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老翁也欣悦起来,便叫紫玉去拿出果品和糕点,他们一起食用。

  紫玉也十分的喜欢金镛,吃什么东西,都推让给金镛先吃,像对待宾客一样。

  老翁看着他们,欢快地说:“紫玉得此相伴,也不用担心没有人和她玩耍了。”也不管他们,让他们尽情地嬉闹。

  金镛晚上,就和老翁一起睡,白天就和紫玉一起玩耍,斜着手,拉着衣袖,在桃花林间来回嬉戏,真是无比的天真烂漫。

  不知不觉过了一年多,他们在一起玩乐,从来都不争吵,两小无猜,乐趣无穷,这也是他们的天性使然。

  又过了一年,饮食衣鞋,都是老翁料理。然而,他们的年纪渐渐大了,渐渐地知道了男女之间的情趣,眉目之间,相互都表示出亲昵的心意。

  一天,紫玉早早起来,正在穿鞋,金镛隔着窗往里面看,见她的脚洁白如雪,纤细得如同一片竹叶,真像是一截细嫩的莲藕,心里不觉动了情,隔着窗,对紫玉说道:“我要是能道阿姊做妻子,这一生便没有什么遗憾了!”

  话还说完,老翁从外面进去,脸色好像很气愤,呵斥金镛道:“不能留你在这里了!让想要窃取我的掌上明珠吗?”

  金镛感到促局不安。老翁又禁止紫玉不得和金镛戏耍,并恼怒地看着金镛,像是要举起拐杖打他一样。

  金镛更加感到惧怕,就假托说出去小解,便逃窜回去了。

  等他回到了家门,门户都更变了,景物也不像往日了,还记得自己在院墙旁边种了一棵小柳树,可是已长成参天大树了。

  不觉大吃一惊,急忙敲门,便有个老者拄着拐杖出来看视,那人品貌很像他的哥哥,然而看上去已六十多岁了,好像是,又觉得不是,就向他打听金家是哪一家。

  老者惊愕地道:“这里就是啊!你这孩子,从哪里来?和我家有什么瓜葛?”

  金镛大概讲述了一下情况。

聊斋鬼故事之仙配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 1月 8日 下午5:08
下一篇 2023年 1月 11日 下午9:32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