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试验

第一章、夜雨巴黎

天像是破洞了,雨不停的下着。漆黑的夜色下,巴黎不复昔日的荣光,仿若被罩上了一层死气。

一男一女坐在一辆车子里面,男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天气很冷,要不去我家吧,卡瑟林。”

那个被叫做卡瑟林的女子说道:“好吧。不过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成年人的准备,只有成年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很快车子就驶入了男人的家中,一进入家门,男人就绅士的为女子脱下外套,之后又去吧台倒了一杯酒给女子。

“喝吧,暖暖身子。”

女子接过了那杯红酒,缓慢优雅且调挑逗的喝了下去。而男子则一直静静的看着女人,一边看,一边笑。

“我们跳舞吧,亲爱的。”女子似乎有点微醉了,径直打开的音响,一时间,音乐在空中回荡。

男子搂着女子,一边跳舞,一边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含在自己的嘴里,然后喂给女子。

女子吃下巧克力之后缓慢的倒了下去——就连晕倒,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女人不知道,巧克力里面被人放了十足的迷药,男人的吻,就是接引她来到地狱的钥匙。

男子看着晕倒的女子,带着诡异的笑容拿出了一个小锤子,轻轻一敲,女子的头盖骨就像是椰子壳一样的裂开了。

男子轻柔且小心翼翼的挖出了女子的脑子——那个像是核桃但是比核桃大的东西,此刻还血淋淋的。

他把脑子放在了自己准备好的容器里面,里面浸泡着药水。

女子神色安详,仿佛是睡着了。然而却是永远的睡着了。

男子收拾好了屋内的一切,之后把女子背出了自己的家,将她放在了自己的后车厢里面。

因为大雨倾盆,没有人看到女子是如何进来的,也没有人看到男子是如何带着女子出去的。至于轮胎的印记,很快就会被大雨冲刷掉。

他带着女子来到了河边——他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确定没有人会看到这一切后,便用力一抛,把女子抛入了河中。

一个月之后有人在河中游泳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骸,看样子像是一个女人。那昂贵的香奈儿连衣裙已经和身上的肉黏在一起了,而身上的肉,也开始腐烂往下掉了。

宪兵队赶到现场的时候都觉得很恶心,尸体发肿的面容实在难看,而且还有一股子浓烈的臭味。

“怎么回事?”高洛德问身边的黄子凯。

然而黄子凯此刻正呕吐不止,无暇回答。

“我给你三秒钟,如果你不能回答,我就要你把这具尸体吃掉!”高洛德那张有着几分痞气的脸上流露出了黑帮老大教训小弟的威风。

黄子凯马上止住了呕吐,说道:“小高哥,死了一个人。”

“废话,你当我是瞎子?”

也许是因为上次黄子凯弄丢了护照,所以导致高洛德对他有点不爽。

“尸体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而且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更加可怖恶心的是,尸体的脑子已经被鱼给吃空了!”

“脑子被吃空了?”高洛德像是自问。

“是的。”黄子凯似乎还要呕吐。

高洛德忽而敛眉说道:“我看是你的脑子被吃空了吧,人的脑子怎么可能会被吃空呢?还有,这里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黄子凯委屈的瘪嘴说道:“好像···不是。根据尸体的姿势以及水流我们判断,尸体似乎是在上游被冲下来的。”

上游是很荒芜的一个地方,一般没有人回去。而除了一个月前的一场大雨,就只有这两天有过暴雨了。

很显然,是暴雨把尸体冲下来的。

“走吧。”高洛德说道。

第二章、离奇诡异

高洛德看了女子的资料,他发现这是个行为有些放荡的女人。据说她有好几个男朋友。高洛德忽而看了黄子凯一眼:“你说她的男朋友知道她死了吗?”

“哪个男朋友?有的知道,有的可能不知道。”

“那那些男人知道自己是备胎的事情吗?”高洛德玩弄着手中的笔,脸上有着一丝的鄙夷。

黄子凯怂了怂肩膀,说道:“肯定不知道,不然还不得爆发战争。”

高洛德笑了,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迷彩服说道:“要不,你去联系他们。我们就在部队里面看戏,看一场男人与男人的战争戏。”

黄子凯吐了吐舌头,表情好似在说高洛德是变态。

而高洛德似乎知道黄子凯在想什么,他笑着说道:“你忘了,你是我的搭档,如果你想留在部队,嘿嘿,我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黄子凯被吓到了,他飞快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骂道:“死小高,死小高···”

半个多小时后,卡瑟林的七个男朋友就都来了,他们似乎很惊诧,看着小高说道:“宪兵先生,请问···他们是?”

小高喝了一口咖啡,说道:“希望你们先不要太激动,他们···也是你女朋友的男朋友···”

沉默了三秒,接着就爆发了一阵的口诛笔伐,各种难听的话语互相问候,甚至有人磨拳霍霍,欲要打人。

高洛德命令战友拦了下来,然后一个一个的追问:“我想知道,当时她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什么?她死了!”那些人都显得很惊讶,然而高洛德却发现,有一个人的表情是装出来的。

那人很有演戏的天赋,可惜还是被高洛德识破了。

接下来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这不禁让黄子凯觉得他们的感情真是凉薄,自己的女友死了,竟然还是一副不在乎,只知道洗脱自己嫌疑的表情。

那些人走后,黄子凯不禁抱怨道:“他们也真是的,那么无情。”

“我估计卡瑟林也不是什么痴情的人,所以身边有这样的男人,也不足为奇啊。”小高还在喝咖啡,“来一杯蓝山。”

“哦。”黄子凯拿走小高手上的杯子,去为他倒咖啡,走的时候还说:“我妹妹说的真对,当兵的男人,没一个正经的。”

“黄子凯也不正经吗?”

黄子凯没料到小高竟然听到了!不过好在高洛德似乎不打算为难他,只是在他拿着咖啡来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有线索了!”

“什么?”

“利尔德!”

利尔德是卡瑟林的几个男友之一,也就是刚才那个表情是装出来的男人。高洛德怀疑那个男人知道些什么。

他选择带着黄子凯去跟踪那个男人,但是忽而他盯着黄子凯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恩,不错,仔细看,你长得真是倾国倾城!”

“小高哥,那是···形容女人的啊,我可是男子汉。”小黄有点不乐意了。

但是高洛德嘿嘿一笑道:“我就是把你看成女人啊,说实话,你哪天不想做男人了,就去变性好了,我娶你做老婆。”

黄子凯没话说了,然而小高又发话了:“我们两个很打眼,但是你要是扮成女人的话,嘿嘿,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人能够猜出来你是谁。”

黄子凯仍旧没有说话。高洛德又说道:“你是人民的子弟兵,为了人民,这点牺牲都做不到?何况,你还怕有什么危险吗?”

黄子凯无奈,只能穿上女装扮成女人。

然而一连呆了一个星期,黄子凯都没有什么发现。可高洛德仿若要整他似得,偏不许他回复男儿身,就要他在那里呆着。

终于在一个星期零三天的时候,黄子凯发现他的目标开始不寻常了。那是午夜三点,他发现利尔德偷偷的从自己家中走了出去,然后径直的上了自己的车。

黄子凯悄悄的跟着他,他发现他来到了一间别墅,别墅是在山间的,他足足进去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出来之后他表情显得轻松,但是又有着一丝丝的愤怒,仿若是在怪别人办事不力。

黄子凯急忙打电话给了高洛德,此时高洛德已经进入了睡梦。按理来说不是他当班的时候他完全是可以拒绝执行任务的。

但是作为一名痴迷于破案的人,他还是来了。

他是一个人来的,在没有确切的证据的时候,他还不能带兵前来。他带着微笑,像是个推销员似得敲开了别墅主人的门。

别墅主人带着困意打开了门,一见是一个当兵的,他不禁蹙眉说道:“不好意思,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知道一个多小时前从你家出来的那个男人,在你家和你说了些什么?”

“哦,不过是些家常。”他礼貌的把高洛德和黄子凯请了进来,“宪兵先生,你们要茶还是咖啡?”

“都不要,不过请问我可以抽烟吗?”高洛德笑着问道。

那人示意可以,于是高洛德一根烟一根烟的抽了起来,忽而他说道:“先生,你是一名杀手!”

黄子凯和那人都震惊了,随即他们说道:“你在开玩笑吗?”

“你觉得呢?”

高洛德忽而起身,一把抓住了那个男人,拉开他的手说道:“你手掌上面有着这么厚的茧,那很明显是握抢导致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接着他又看了看四周,说:“你太大意了,的确这里很荒芜,所以不会有人来,但是你也不用把那幅画——”高洛德看了看墙脚的一幅画说道:“那是十年前失踪的一幅画,他的主人在十年前就死了。请问你为什么有这幅画?小黄,去搜他家,然后通知我们的战友。”

原来高洛德是故意抽烟,是为了要那个男子感到厌恶,然后挥手时好趁机看他的手!

第三章、询问与被杀

果然,根据搜查他的家中真的有枪支弹药,那些都是黑市杀手的爱宠。之后在宪兵队他也直言不讳的告诉了所有的官兵,他的确是一个杀手。

“是你杀了那个女人?”

“不,我没有杀死那个女人。我承认我有想过要杀她,可是我一直没有机会,那个女人最近总是和一个有钱的男人在一起!”

“是谁?”高洛德问道。

“我不知道。”

“那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根据杀手的口供,原来利尔德早就知道了卡瑟林是个淫娃荡妇,在外面有着很多的男人。然而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他送了卡瑟林一套珍贵的珠宝。

据估计都十万左右欧元。之后他想分手,要卡瑟林归还那套珠宝,但是卡瑟林却怎么也不愿意。

于是乎他便拿出了三万欧元,要求杀手杀死卡瑟林,可是杀手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最开始,利尔德以为杀手已经杀死了卡瑟林。

但是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他还没有动手。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进去一个小时的原因——他们是在争吵。

虽然杀手没有杀死卡瑟林,他也没有如数要回所有的钱,但是也有值得欣慰的——就是杀手没有杀死卡瑟林。

他选择动手的时候,是小高还在中国旅游的时候。这位神探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如果小高在中国,那他动手的时候就不可能被小高破案。

一旦定为意外或是别的什么,小高也就不会去翻案了。因为那么多的案子,他也没有那个时间。

然而小高竟然回来了,他害怕小高查出来。但是幸运的是,凶手并不是他的人。

“好了,你准备接受法庭的宣判吧。就算不死,也是无期徒刑了。”小高面无表情的说道。

而现在小高要去找利尔德,他要去问个清楚。

黄子凯跟在小高的后面,好奇的说道:“小高哥你是怎么逼问出来的?”

“很简单,他没有护照。我在你们还没来的时候,偷偷告诉他,如果不说实话,我就拿他去练枪法,嘿嘿,反正是黑户,谁在乎啊。”

黄子凯愈发佩服小高的聪明了。

然而一来到利尔德的家的时候,他们就感到情况大大的不妙了。远处便可以看到火光冲天,一到现场,更是看到一群消防急救兵。

“快做火场评估报告,看看是什么导致的大火。”一名像是头头的人说道。

其中一个消防兵飞快的作出了报告:“是甲醇!”

甲醇是易燃的危险物品,不能用水来灭火。所以消防急救兵采取的是泡沫灭火。直到灭火后他才看到了小高和黄子凯。

他们互相敬礼,消防军官说道:“不知道你们来有什么要事?”

“此人牵扯到了我们的一切案子,不过···我想应该没用了。不过···我怀疑他应该不是凶手,而真正的凶手已经开始下手了。”

“小高哥怎么知道?”

“这里不会有甲醇的。”接着他又对着几个消防兵说道:“辛苦你们了。”

一个从火场里面走出来的消防兵说道:“真可怕,脑子都烧没了。”

另一个说:“可不是吗?”

小高忽而抓住了其中一个消防兵,死命的摇晃着说:“你说什么?脑子没了?是头没了,还是脑子没了?还有,我说的是脑壳里面的脑子。”

“是···脑子,脑壳里面的脑子!”

小高像是疯了似得冲了进去,他不顾那一阵阵的焦愁,径直找到了尸体。他立马退了出来,对着那位军官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内卫部队要接手这里的一切,还要麻烦你们配合我们。”

那军官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一定配合。

尸体很快就被带走了,他们发现尸体虽然面目全非了,但是也算是比较完整的,唯独天灵盖不见了!

上次的验尸结果也是天灵盖被某种东西敲碎的,想必这次也是一样的。

小高忽而大悟:“难道凶手要的是死者的脑子!但是凶手为什么会杀死这个死者呢?还有,那个杀手说的那个有钱的男人——难道是他?”

高洛德再次找到了那个杀手,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你说那个叫做卡瑟林的女人最近和一个有钱的男人混在一起?那你知道那个男人的底细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男人的车子很豪华,至少不下百万欧元!”

不下百万欧元的豪车,开这种车的必然是超级富豪,很快高洛德就收集到了所有的超级富豪的照片,他把这些照片一张一张的拿给那个杀手辨认。

然而却都不是!

之后的一个月,高洛德一直在忙着这两起案子,他觉得这两起案子必然有着联系。因为利尔德的家中是不可能有甲醇的,除非是有人特意把甲醇放在他的家中的。

而且利尔德也不是烧死的,他的肺里面没有吸入什么烟灰。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高洛德查到了一丝丝的线索——原来卡瑟林曾经去过马赛,而且不止一次。

之前高洛德一直把目标定在巴黎,现在他想,那个富豪可能是来自马赛的。

只是杀手说自己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样子,所以找他辨认是不现实的了,他唯有自己去找。

就在高洛德一筹莫展之际,黄子凯却带来了一个消息——他发现利尔德也去过马赛,而且是在卡瑟林之前的。

而且他们还有着一个相同的朋友。但是那个人并不像是一个富豪。黄子凯发现,那个人是先认识的利尔德,之后经过利尔德认识的卡瑟林。

更让高洛德觉得惊喜的,就是那个人的长相十分的英俊!

对于卡瑟林来说,这种帅哥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所以高洛德怀疑这个人必然和卡瑟林有什么,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为什么你会觉得他是凶手?”

“很简单,你想想,你的两个朋友都死了,你竟然会无动于衷?你不是也调查了吗?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你想想,这两起案子那么轰动,而他却始终像个平常人,一点恐惧都没有。如果是你的两个朋友都被人如此残忍的杀害,你会不害怕吗?他不害怕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他自己就是凶手!”

高洛德立马带着黄子凯赶往马赛。

也许是凑巧,刚好当天他们就碰到那个男人出去接人。他们发现,那个男人是先开去一栋别墅的,进去之后便换了一辆豪车!

这怪异的举动让高洛德更加的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他们悄悄的跟着这个男人,他发现他是去了一个女人的家中。半个小时之后才出来。等他走后十分钟,高洛德才敲了敲那扇门。

没有回应,他急忙拿出自己带的一根针开了门,一进去,他看到一具尸体躺在地上——女子闭着双眼,有如睡着。

然而她的头部一片血红,她的天灵盖已经被人打开了,大脑不翼而飞!

果然是他,快走!

第四章、擒凶

高洛德把车开回了男子住的地方,他仔细的在门外探听门内的一切,他发现男子似乎不在。于是他故技重施的开了门。

他带着黄子凯小心翼翼的走入屋内,他看到了一条地下室的通道——那是在最角落里面,男子匆忙忘了锁门,高洛德带着黄子凯走了进去。

他们在地下室里面看到了无比骇人的一幕——一个个的瓶子,里面装着无数的人脑!看来凶手果然是那个男子。

而在地下室的最深处,高洛德他们发现,那个男子正在进行着某种反人类的试验——他活活的取出了一个猴子的脑子,然后又把一个瓶子里面的人脑放了进去!

看着这一切,别说是黄子凯,就连高洛德喉间都是一阵的不适,他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忽然,男子像是疯癫了,他一下子砸碎了一个瓶子:“死了,又死了。我又失败了!”

“不许动。你被捕了,你这个变态!”高洛德拿着枪对着男子说道。

“什么?我被捕了?我是变态?你们这两个臭当兵的傻大兵,你们知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是在为法兰西做贡献,我是在研究最伟大的试验!”

男子彻底的疯了,他讲述起了自己的诡异经历。

他出生与科技与医药世家,他的母亲是一名了不起的外科医生,而他的父亲,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

从小他就特别的聪明,被目视为完美的结晶。而他从小的梦想也就是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医生和一名科学家。

不足七岁,他就会背大量的公式。

而他的父母也一直以他为荣,他的父亲说,一定要把自己知道的一切知识都告诉他。而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这样快乐的生活的。

直到一天——他那了不起的父亲竟然辞职了,从科技院回到了家中。

而外面的人都说他父亲是被开除了,因为他父亲是在从事一种变态的试验。当然,他是不会相信的,他伟大的,了不起的父亲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

最开始他母亲也不相信,只是安慰他父亲,说别人不懂你的才华没有关系,我们懂你。而他父亲之后每天做的,也就是待在自己的实验室,除了午饭,别的时候都不会出来。

有一次,他去找他的父亲,却被他父亲严厉的斥责了,他父亲说自己在从事最伟大的试验。那时候的他并不懂这些,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从来不会骂自己。

他把一切告诉了自己的母亲,他母亲也震惊了,自己丈夫的脾气一直很好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外面说的都是真的吗?

她带着怀疑进入了自己丈夫的实验室,然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对此他的父亲说是他母亲自己受不了,离家出走了。但是小小的他却知道了一切,因为他当时就躲在门外,看到了一切。

他的父亲,杀死了他的母亲!而且还取出了她的脑子!他看到了,他都看到了。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的暴行,也看到了自己母亲不愿闭上的双眼,更看到了那一瓶瓶的脑子!

也许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他的心灵变得无比的变态。

之后他时不时的会来到自己父亲的实验室,去和自己死去的母亲说话。直到一天,他被自己的父亲发现了!

他抓起幼小的他说道:“你知道吗?这是本世纪最伟大的试验!我把那些死人的脑子移植到猴子的身上,这样猴子就可以拥有人类的智慧,或者人类就可以不死!也就是说,我们法国人可以不死,或者是我们法国人可以拥有最聪明的猴子。那些猴子可以去做很多事,甚至去打仗!我们法兰西就不会再有士兵牺牲了,或者,都不会有死人了!这是多么伟大啊,多么伟大啊!”

他已然癫狂了。

继而他又说道:“可惜我失败了,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失败,我用的都是死人的脑子——包括你的母亲,她已经死了,知道吗?她死了。所以我要用活人的脑子,我要用你的脑子!咯咯咯···”

他手中的铁锤差点就敲上了他的头,但是求生的本能激励着幼小的他,他一把推开了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亲的头撞在了墙壁上。不过他父亲还没有死,他颤颤巍巍的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取出我的头,放入那个猴子的脑子里面!”

他看了看床上绑着的猴子,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他一咬牙,真的照做了。

但是可惜他失败了。

于是他认为一定是自己哪里不够好,这些年来,他不断的用动物实验,最后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真的有动物存货了七十二个小时。

在取得这样的成就之后,他开始把黑手伸向了人类。

他先是在雨夜潜伏进入一个富豪的家中,用迷药迷晕他们,然后取走了他们的脑子——可惜那些都失败了。

然而他取得了富豪的大部分财产,也就是高洛德之前看到的那栋别墅,就是富豪的产业。他利用钱与自己本身的帅气,骗取了卡瑟林。

在雨夜,把她诱惑到自己在市区的一栋房子里面。趁无人发现挖走了她的脑子,然后抛尸河中。他以为这样万无一失,可没有想到一场雨还是把她的尸骸冲了出来。

之后他应邀在夜晚去了利尔德的家中,他们发生了争吵,然后他一怒杀死了利尔德,取走了他的脑子。

接着他便利用硫磺和甲醇引起大火,借此逃走。

他取走他们二人脑子之后,便又做了两次试验,却不想都失败了。他愤怒的看着高洛德和黄子凯两个人说道;“我是为了法兰西做共享,我死后定然葬入先贤祠。而你们——两个当兵的,也应该有这种伟大的情操,把你们的脑子也给我吧!”

他拿起一把刀子冲向黄子凯,黄子凯慌张之下开了一枪。却不想那一枪打中了地下室里面的乙醇,顿时火焰蔓延到了他的身上。

他一边扑倒一边哀嚎:“天啦,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我是最伟大的科学家,我是法兰西的伟人,我不能死,不能死···”

高洛德带着黄子凯急忙逃了出去。而等到马赛的消防急救兵灭完大火以后,高洛德带着黄子凯进去寻找尸骸。

可他们除了看到一地的粉末以外,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个疯狂科学家的尸骸不翼而飞了!然而火焰虽猛,却也不至于如此!

补记:法国的消防分为志愿,职业和现役三种。所谓的现役即是消防急救兵,在法国,消防兵和急救兵属于一个体系,同属于工兵之列。但是只驻地与巴黎和马赛两个地方,在法国地位极高,可谓宠冠三军!

先贤祠 (le Panthéon)位于巴黎市中心塞纳河左岸的拉丁区,于1791年建成,

是永久纪念法国历史名人的圣殿。它原是路易十五时代建成的圣·热内维耶瓦教堂,1791年被收归国有脱离宗教后,改为埋葬“伟人”的墓地。1814年到1830年间,它又归还教会。先贤祠中的艺术 装饰非常美观,其穹顶上的大型壁画是名画家安托万·格罗特创作的。1830年“七月革命”之后,绘画的主题改变,先贤祠具有了“纯粹的爱国与民族”特性。先贤祠内安葬着伏尔泰、卢梭、维克多·雨果、爱弥尔·左拉、马塞兰·贝托洛、让·饶勒斯、柏辽兹、安德烈·马尔罗、居里夫妇和大仲马等。至今,共有72位对法兰西做出非凡贡献的人享有这一殊荣,其中仅有11位政治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香翅捞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gs01.cn/h/6825.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22日 下午12:12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25日 下午7:29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