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遇到过“旺夫”的女人吗,她们有什么特征?

  来自网友提问:你遇到过“旺夫”的女人吗,她们有什么特征?

  专业回答:

  她出生在贵州大山、只读过两年书、被8000块钱彩礼嫁到河南一户穷得只有两间茅屋的人家。20后,她全款在北京买了一套房、把女儿送进了985名校——北京师范大学。她就是我见过的最旺夫的女人,她是我堂婶乔细妹。

  1997年,贵州省一贫困山村,15瓦昏黄的灯光下,一黑胖的女人对乔阿伯说,“细妹跟我过去,是过好日子,你看我,到那边一年就吃胖了,那边的日子真是好哦,土地黑油油的,一翻直发亮,种出来的庄稼比咱们这边都大,就说那玉米,那边的有猪腿那么粗,咱们这边的,也就鸡腿那么粗。”黑胖女人比划着,两只手拇指食指一对,一会儿大,一会儿小。

  “远着呢,几千里地!”乔阿伯皱着眉,吐了一口烟。

  “哎呦,远算什么啊,过好日子是正经,再说那边还给你八千块彩礼钱,这八千到手,你剩下的孩子都有着落了,咱这边嫁闺女,哪有这价钱?”黑胖女人说。

  “卖女?”

  “不算卖!谁家嫁女不要彩礼,正常的。”

  “爹,我去!”乔细妹在旁边插了一句,她抻着自己辫子卷了卷,说:“到哪不是过日子,只要男人不老,年龄不超过我十岁,我就去。”

  “不老不老,才比你大三岁,郎才女貌呢。”

  乔阿伯说:“不老,为啥大老远到外地找女人?”

  “还不是穷,”黑胖女人眨眨眼,“他家仨儿子,那俩娶完到他这就没钱了,只能到外地找,便宜,咱们觉得八千彩礼不少了,在那边八千娶不到女人的。”

  “穷?”乔阿伯一听穷字,警觉地竖起烟斗,烟灰掉出来烫了他的胳膊,他忙着抖落。

  “不穷,不穷,”黑胖女人连忙道,“人家那边的穷人,也比咱这边富,真的,你们看我就知道了。”黑胖女人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腰。

  三天后,乔细妹和黑胖女人上了绿皮火车,跟着一起去的,还有乔阿伯。他过去,是要看看女儿到底要被带到什么地方,那边果真好,就把彩礼带回来。要是不好,就把女儿带回来,他毕竟是亲爹。

  他不是不信黑胖女人,黑胖女人其实有名有姓,叫沈家女,是村里靠谱人家的闺女,他们这个小村子,姑娘名字都瞎起,有叫王家女的,也有叫牛家女李家女贾家女的,他家大女儿叫了乔家女,小女儿就叫了乔细妹。细妹——就是小妹的意思。

  沈家女两年前经人介绍嫁到几千里地以外的大北方,据说过得挺好,她这次回家,竟然戴了一个金镏子回来。他们这边也就几个上岁数的老人有银镏子。为那一个银镏子,几个儿媳妇都眼巴巴地惦着。

  火车上逛荡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早晨,他们到了北京,要从北京转汽车去新家。从西客站出来坐1路,往四惠走,1路车横穿长安街,乔细妹和乔阿伯一路眼都舍不得眨,贪看京都景色。

  过天安门的时候,乔阿伯流下了泪水,他说,“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看到天安门!”“爹,你最崇拜毛爷爷,这个大照片,比咱家那咋样?”乔细妹说。“比咱家那还慈祥!”

  乔细妹太开心了,她喜欢北京这些高楼,以及楼下穿梭来去的人们。他们那么干净,那么白,一个女郎烫着大波浪,披着一个红彤彤的布过去了。原来一整块布也能披肩上?还挺好看!

  乔细妹的婆家果然是穷,一座小黑房,一共两间,东屋住着公婆二人,兼做灶房,西屋一间是三娃的房间。三娃就是她要嫁的人。

  乔阿伯特意去看了他们家里的土地,果然是黑亮,拿起一块土坷垃,一捏稀碎,落下扑簌簌,一层黑纱罩在地上。他问了人均几亩地?细妹公婆说一亩多,家里的地产出的粮食就足够一家人吃了。

  这边女人不累,山上还有果园,果子卖得贵,日子也不错。乔阿伯盘算了一下,这边的生活确实好,不像自己老家,地瘠人贫,一年到头干活,也没个好收入。而促使乔细妹留下的,是三娃,也就是她命定的男人。这男人高高瘦瘦,一双大眼睛清亮透明,像马驹牛犊一般的眼神,细妹喜欢这种眼神。这样的小伙子,在自己老家也不一定能找到。

  乔细妹送自己爹走的时候,拉着爹的手一再嘱咐八千块钱别丢了。她爹说,你放心,缝内裤上了,人丢到哪儿,钱丢到哪儿。乔细妹后来一直后悔没给爹说几句贴心话,因为太紧张钱,净把心思用在钱上了。

  她爹倒比她强,车开动了还知道扒着车窗跟她喊一句:细妹,过得不好,就跑!爹走的那天晚上,乔细妹就和三娃同房了。同房,就是睡一个房间的意思。他家实在也没别的房间,婆婆此地无银三百两地给他们放被子,一个放在了炕的最西边,一个放在了炕的最东边,特意往中间放了一个笤帚疙瘩,那意思,楚河汉界,别干越轨的事。

  婆婆走后,乔细妹钻进了东边的被筒,面朝墙。三娃钻进了西边的被筒,也面朝墙。冬夜静谧,窗外乌黑一片,有凛冽的风响起。半夜忽然开始下起了大雪,丢绵扯絮,扑簌簌,扑簌簌,一会儿窗户就映白了。两个年轻人默默无言,只听得见呼吸声此起彼落。

  乔细妹担心爹在路上好不好,坐起来看雪,一下子被震惊了。她这个南方人,还是第一次看到雪,院子里一片白,鸡窝的顶部是白的,下面是黑的,一棵核桃树也是一层雪在上面,一层黒枝在下面,黑白相衬。世界忽然简单起来。

  爹该上了火车了。爹看没看到雪?爹会不会丢?心里七上八下,她又躺下,西边被筒里呼吸平静且规律,乔细妹默默紧了一下腰带扣。黑暗中三娃一动不动。可她还是一夜没敢睡。

  第二天,两个清白的年轻人起床后还是不敢看对方。第二个月亮升起来,乔细妹想,这会儿爹该下火车了。第三天,乔细妹和三娃举行了婚礼。所谓婚礼,就是请一群亲戚吃了顿饭。来了一群女人,个个像鸟一样叽喳。男人们好像视他为无物,直奔酒桌子去了。那群女人们,瞟她一眼,凑一起叽喳几句,然后嘻嘻哈哈笑一顿。她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简粗的酒足饭饱之后,男人们都撤掉,留下几个女人刷盘子。“哎,你就叫细妹?”一个女人问。“嗯。”“哪有叫这个名字的,我们这边可不拿细这个字取名字。”“过不了多久就变成粗妹了。”又一个女人说。“哈哈哈哈哈。”一群女人笑起来。

  乔细妹被笑得有点囧,她问,“那你们都叫什么?”“我叫红枝”,“我叫国香”。比我的也好不到哪去,细妹想。乔细妹果然没多久就变成了粗妹,她怀孕了。

  到这半年多,她真切感受到了南北方的生活差异,这边的饮食偏荤。一桌子菜,全是肉摞着肉,见不到一点绿。这边人闲,除了打麻将,就是打麻将。打麻将的同时爱好八卦。

  他们总是在言谈举止中透出对她的鄙夷。凡是跟她们不一致的就认为是错的。“呦,你们那管鞋子叫孩子?”“呦,你们那边还吃这种草啊。”一个女人指着乔细妹从山上采来的艾蒿直撇嘴,乔细妹要拿艾蒿做艾粑粑。“你们那边娶媳妇有三金吗?没有啊,我们这边没三金是不嫁人的。”好像他们这边的月亮也应该是比她家乡圆的。久而久之,乔细妹就不愿意跟那些女人待着,她不喜欢天天被鄙视。

  一年后,乔细妹生了大女儿云朵。婆婆喜欢孙子,但是不敢说什么,对于乔细妹,她还是有愧疚的。乔细妹不是傻子,能看见自己大嫂二嫂住的都是什么样的房子。再一年,乔细妹生了二女儿花朵。从此以后,她说她不生了。她也有了点脾气,她不敢当着婆婆面说,但是敢跟三娃抱怨,生那么多儿子有什么用,娶不上媳妇就委屈小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交不起罚款。

  有一件事让乔细妹彻底窝了一肚子火。夏天浇地,从一口大眼井里往外抽水,依次排过去,到谁家,把谁家的地边豁开个口子,水流进去。按顺序乔细妹家该在第六家,早五点开始浇,一家一小时,到她家正好11点。

  可是第七家正好是三娃大哥家,他家排到12点,不干了,他说正午浇地祸害庄稼,非得把乔细妹的豁口堵上,先浇他家。乔细妹理论,大哥胳膊一轮,哪轮得到你来说话。乔细妹哇啦半天,也没用,大哥家浇完,下一家直接把水接过去了,乔细妹生生被轮空去。

  乔细妹回家找来三娃,三娃也不敢跟大哥打架。跟那几家说,那几家带着嘲笑口气,你家亲哥哥都轮空你,我们为啥要照顾。那几家浇完地,正好井水干了。

  第二天,没等三娃和乔细妹跟这群人再打架,这几家又打起来了,原来一部分人觉得一直这么正着轮不公平,该着上午的总是上午。还得反着轮,这样大家都能赶上上午好时候。为了这个事,那群人吵吵了一天,差点动了铁锹。可是最后反着轮,还是把乔细妹家轮过去了。乔细妹还在第六家,这回的下一家是二哥家。

  乔细妹坐在地头嚎啕痛哭。他去找公婆理论。公婆懦弱得把头差点垂到肚子里。这时候乔细妹才知道,当年三娃为啥娶不上媳妇。原来公婆本来给三个儿子都备了一人三间的婚房钱。可是大哥娶媳妇的时候,大嫂非要五间,大哥为了让大嫂满意,就拿大石头砸了爹妈水缸。到二嫂的时候,二嫂比攀大嫂,也要五间。这样一来,前两个就占了第三个的所有份额,娶完前两个,家里一贫如洗了。

  乔细妹结婚的钱,全是借的。原来乔细妹是自己娶了自己。

  除了这个,乔细妹还知道,当年为了娶她,婆家还给了沈家女两千块好处钱。“我们也没办法,自小就这样。”公公低着头说。傍晚,乔细妹站在地头远远望去,别人家的庄稼都昂首挺胸碧油油地站着,她家的庄稼都跟霜打了一样灰头土脸地耷拉着脑袋。乔细妹无声落泪。

  三娃说,细妹你别急,咱们有办法,井里的水三四个小时又起来了,我们等到半夜,把闸掀上去,浇个够。俩人死等到半夜,就着月光把水浇到地里,打蔫儿的庄稼又个个挺起了胸膛。净白的月亮地下,乔细妹和三娃跑来跑去地忙。回到家,俩人被蚊子咬了一身的包。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庄稼喝了夜水,也格外壮大。到秋天收获的时候,他家地里的玉米,比别人家长得都大,别人家要是猪腿,他家的就是牛腿。

  开始的几年,乔细妹很艰难,一身债务,两个孩子,生活习惯不适应,被人欺负,思念家乡。三娃哪都是优点,就是软弱是个大缺点。公婆对别人软弱,对她也软弱,好歹还不敢欺负她,并且他们也觉得亏欠细妹,很尽力地帮他们过日子。

  乔细妹一直想离开。很快机会来了。附近山上发现了一个大矿,储量丰富得令村干部瞪眼咂嘴。大矿很快有了主人,是个有钱老板。开矿占山征地,正好有乔细妹家的一块地。除了他家,还有大哥二哥和几户村民的地。

  矿主派出人来谈判,乔细妹说,我只要树木的赔偿钱,地你们白使,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们得允许我在地上盖一处房子。其它人都嘲笑乔细妹,脑子有病,跑到山上盖房子,要当孤家寡人么。但乔细妹坚持。老板想了想,这个主意不坏,同意了。别人都拿着十几万的赔偿去享受生活,乔细妹只拿到了四万块补偿树木的钱。

  乔细妹用这些钱在地上盖了五间简易房,两间自己住,一间当超市,一间当饭店,一间当后厨。乔细妹做起了买卖。这个决定无比正确。事实证明,矿干起来,山上果然车水马龙,热闹繁华,几百个工人来来去去,几百个车夫川流不息。这些人都需要吃喝。乔细妹的商店加饭店生意一家独大,垄断了整个矿区的业务。

  乔细妹的店子很普通,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商店就是花生饮料火腿肠,饭店就是家常菜,乔细妹还学会了烙饼这种北方吃食。工人们喜欢这个小南蛮子的低调朴实。

  干了一年,乔细妹攒了五六万块钱,后来她发现店子自己也能照看了,就把三娃也解放出来,给他买个车,在矿上拉矿石。这样两人的收入就翻了倍。

  公婆也跟着她在山上住,婆婆帮着看孩子,公公帮着打杂干粗活。村里的旧房子闲置了。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乔细妹发财了,但是看不出来,见到乔细妹,她还是那副朴素的样子,甚至连一件花衣裳都不买。三娃更是土里钻出来的,有时候不洗脸,都分不清是人是鬼。但他们再低调,村里人也知道他家有钱,当时一起被征地的几家人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怎么没想到不要地钱,也盖几间房做买卖。

  这几个人联合起来就去找矿老板“推翻协议”,说老板也应该像对乔细妹一样对待他们,把地还给他们。老板不同意,他们就把老板的车截了。这群人截车,声势搞得很浩大,排了班,白天晚上轮流来。还凑了经费,凡是截车值班的,供应饭食。饭食当然是乔细妹饭店提供。其中就有大哥二哥两对夫妻,轮着他们的时候,乔细妹就在炒饼里多放点肉丝,少放点大头菜。大嫂二嫂吃得满嘴流油。

  结果截了三天,事情就生了变。原来是老板报了案。当年的征地协议现在还有效。老板发狠一定要严惩捣乱者。按评估给企业造成的损失,这些人都够判刑一年半载,但是最后还是放了回来。

  乔细妹的婆婆哭着让乔细妹去找矿老板,给大哥二哥求情。毕竟是亲的。最后他们在看守所呆了一个多月,都放回来了。但是回家,大嫂二嫂并不说乔细妹好,乔细妹年底去要饭钱,大嫂二嫂说,都是你暗中捣乱,让矿主抓我们,就是怕我们去抢你生意吧。乔细妹白搭一千多饭钱,跟俩嫂子吵了一架回来。

  村里人嫉妒得眼都红了,因为俩嫂子造谣,这些人更恨乔细妹。后来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有人找到乔细妹,说你有钱了,干嘛不把房子好好翻盖一下,你那些简易棚子,多寒酸。乔细妹舍不得钱,她怕将来矿开完了,她一家人独守空山,挣不到钱。

  有一次矿山老板路过,进乔细妹屋里坐坐,乔细妹说,老板,你这矿还能开几年?老板说也就三五年。哦,那我不盖房了。盖什么房?乔细妹把别人的建议说了说,老板大呼那人没好心。“他是害你呢,你这目前是简易房,不算永久性建筑,别人没办法告你,你改成砖瓦的,就是永久性建筑,这地你们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不能盖房子。你没见我的工房也都是简易房?我都不敢盖!”乔细妹吓出一身冷汗。人心真坏。

  乔细妹开饭店那年是2007年,十一年过去了,乔细妹还住在那个简易房里。矿老板的矿早闭了矿,山上一片荒芜。乔细妹也不回村里。有人来劝,说你不盖山上的房,也该把老家的旧房翻盖了去,搬回村里去。乔细妹不回去。

  乔细妹的公公死了,脑血栓,乔细妹伺候到死。那两个嫂子,边儿都没着一下。公公死后,婆婆每天像个小孩子,总害怕乔细妹把她赶到那两个儿子那里去。乔细妹说,妈,你要是不嫌这里条件差,我养你到老。

  2019年,乔细妹又震惊了一把乡里人。原来是她的大女儿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人们忽然意识到,原来她不但偷偷挣钱,还在偷偷卯着劲教育孩子。北师大可是重点。她的二女儿也考上县一中了,也是前三名那种。这时候,人们才开始有点佩服乔细妹了。

  他们在嫉妒之余,也编排出一堆瞎话。有人说乔细妹的孩子是南北杂交的品种,杂交的孩子都聪明。还有的说,乔细妹的孩子常年住在山上,被人灌了仙气。乔细妹不理会。

  其实没人知道,她为了孩子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就在云朵高考前几天,乔细妹父亲去世了。她为了女儿,没去参加葬礼。远嫁多年,她只回去过两次,第一次时她还很落魄,没能像沈家女一样吃得胖胖地戴着金镏子回去。她爹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不好,临走还是只说了一句话,实在不行,就跑回来!

  她已经四年没见到爹了。收到通知书,乔细妹干了两件事,第一件回家乡祭父亲。她特意带着孩子坐长安街的1路车,这么多年了,1路还在。不变的是天安门。她跟女儿们说,我一直让你们好好学习,就是想让你们考到北京,我就是被当年北京的繁华镇住了。

  回到家,乡音无改鬓毛衰,小村里的人都不认识她了。家里一个人没有,两个兄弟都到外省打工了。她到爹的坟上给爹磕头,哭着跟爹说:爹,我回来了。当年你说过得不好,我就跑。我没跑,但是现在我打算跑了。我不是打算跑回家乡,是打算跑到北京。云朵考到北京的大学啦!

  她让云朵和花朵给外公磕头,特意让花朵多磕一个,她说花朵你跟外公保证,你也得考进北京。花朵咣咣磕了三个头。最后她又跪下,对爹说,爹,我手里现在有两百多万块钱,我准备到离北京近的地方买个房子。以后我要离开那个不属于我的地方,我要跟着孩子进北京。

  三天后,母女三人回家,路过北京,要去买房。可是茫茫北京,到哪里去买呢?在1路车上,乔细妹抱着花朵坐着,她忽然想到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北京,也许她能帮她。她给那人发信息,那人很快出现在1路终点,先请她们吃了一顿饭,席间帮她分析到哪里去买房。最后决定到北京南边的一个市。那边建了个雄安新区,那个市早晚得发展起来。并且就算它不发展起来,那里的房价也只比他们老家县城贵两千块。而从那个地方进京,现在就有公交车,以后有高铁,半小时到永定门。这完全满足她要照顾女儿的想法。

  他们马上到那个市去看房,到那一眼就看上了,园林庭院,还有温泉。乔细妹痛快交了定金。第二天返回老家,这个决定惊呆了婆婆和三娃,但她一说理由,俩人只好追随。这么多年,他们已经习惯乔细妹打理一切生活。

  她给女儿办了个盛大的庆祝宴会,这是她离开前最后一次大面积见村里人。宴会上来了不少人。乔细妹女儿有出息,他们也愿意巴结一下。

  沈家女也来了,沈家女现在又瘦下去了,据说得了糖尿病。沈家女笑嘻嘻地给上了1000块红包,说剩下的1000,老二考上大学再说。乔细妹知道这是当年的两千块,要回来了。沈家女说,多亏了我当年把你介绍到这边吧,你看你现在这日子,都快赶上村里首富了。乔细妹说,都是我自己奋斗的。

  也许哪一天,乔细妹一家就忽然从这村里消失了,那时候村里人会震惊,这个小南蛮,真是有本事,还能进北京。乔细妹女儿的庆祝宴,我也去参加了。我就是那个帮她在京郊买房的人的妹妹。

  为了参加乔细妹的宴会,我堂姐特意从北京开车回去。因为有我堂姐的参加,她的宴会平添了几分喜气(我堂姐在老家也是小名人)。

  没有人知道我堂姐和乔细妹的渊源。乔细妹对我堂姐有恩,在她看是举手之劳,我堂姐却永世不忘。事情是这样的,6年前,我堂姐的继父在他们矿山上出了车祸,肇事司机跑了。堂姐的继父捧着一肚子流出的肠子走了一百多步,倒在一个简易房门口,他艰难地叩开了那个简易房的门……开门的就是乔细妹,乔细妹一见人,吓得脸都白了,随后她打电话找来了车子,送我堂姐的继父去了医院。

  我堂姐后期要调查真相,找到了乔细妹,她又给我堂姐提供了很多重要线索。我堂姐当时加了她微信,之后一直有来往。虽然堂姐的继父最后还是死了,但是她是堂姐的继父生前见到的最后一道光。人性之光。

  在我眼里,乔细妹是个旺夫的女人,也是成功的人。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有一些关键素质,比如有主见、勤劳、宽容、还比如,善良。乔细妹给我讲了很多很多这些年的故事。前苦后甜,概括了她前半生。以后一直都会甜的。因为她有两个懂事的学霸女儿。

  二十多年异乡的风霜摧残,乔细妹真的变成了乔粗妹,她现在变得坚强了,也大方了,她现在说得一口流利的我们家乡方言,招呼那些乡亲,话说得比驴粪蛋儿还光亮:“大家吃好喝好啊,我来这么多年,全靠大家照顾了,大女儿出息,都是托了大伙的福。”

  谁都知道这话里有水分,但也都笑脸迎接。她那俩嫂子又吃得满嘴流油,这俩嫂子,我也认识,是村中重量级泼妇。有关她们的其它故事,有空再讲吧。  

  【以上内容结束】:命如雨,看似美丽,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超市,那些无奈与寂寞,并且以晴天的幻想度日。欢迎大家投稿,如果觉得本文不错的希望大家动动你的小手点点赞和关注呗。谢谢大家!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8日 下午4:58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8日 下午5:10

相关推荐

  • 在农村私自打灌溉水井犯法吗?

      有村邻在自家院子里打了这样的井,花了约1万元。主要用来灌溉菜园子,兼吃水。水管所的人过来了,宣讲了私自打井是不对的,违法的。。地下水也属于水资源,得统筹管理。如果无序乱打,会造成水资源浪废,特别在缺水的地方。也未罚款。   就是这个井,在邻居家不慎引起火灾而灭火时起了重大作用。起火时,正好自来水停水。消防车也未及时赶到。

  • 600左右一箱的白酒,哪一款性价比比较高呢?

      如果一箱是六瓶的话,那一瓶大概就是100左右。   1.清香型白酒~老白汾10年:汾酒的品牌张力,懂酒的人都知道,是汾酒的嫡系酒,而且还不会贵,如果你能找到熟悉的人来买的话,一瓶大概在150/左右可以买到的。   2.浓香型白酒~五粮特曲:有“小五粮液”之称,平民五粮液,是五粮液嫡系酒,150/瓶左右可以买到的。   3.酱香型白酒~银质习酒:习酒嫡系中…

  • 植物大战僵尸哪个版本最好玩、最良心、最不氪金?

      我认为最好玩的是《植物大战僵尸花园战争》,主要理由是:   1.该作品不再是一个平板的益智游戏,而大胆尝试了3D设计游戏。这样做改变了之前对于植物大战僵尸系列刻板的印象,从游戏的创新性和设计理念上来讲值得鼓励和推荐的。   2.本作品添加了多人对战系统,这就让游戏变得丰富起来。因为是多人联网对战,游戏玩法多种多样,从传统的益智闯关游戏变成一个FPS游戏,…

  • 植物大战僵尸好玩吗?

      2009年发售的第一部堪称经典,当时智能手机还没有现在普及,大多玩的PC版,无尽挑战乐此不疲。宝开公司凭借这款游戏建立起一个大IP。   2013年发布的正经续作《植物大战僵尸2:奇妙时空之旅》新增了植物大招、等级、手势道具等全新操作。增加可玩性不过同时也爆出中国版难度超高,不氪金跟本没办法通关。   今年又重拾这个大IP发布《物大战僵尸3》采用3D设计…

  • 知乎优质文案 知乎点赞高的说说

      知乎优质文案:   1.欲言又止就是答案,悬而不决,熬人且无益。   2.要么敢爱敢恨快意人生,要么没心没肺扮傻到底,别让自己活成了那种,懂得很多道理却也过不好这一生的人。   3.要往前走,就得先忘掉过去。   4.总要等到过了很久,总要等退无可退,才知道我们曾亲手舍弃的东西,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   5.一边说释怀,一边掉眼泪,人真的很奇怪…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