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好饿

  瘦骨嶙峋的苏丽躲在屋角的旮旯里,羡慕地看着比她大一岁的哥哥躺在妈妈怀中撒娇。

  “妈,咱们好久没吃红烧肉了,啥时候再吃呀?”白胖胖的苏超噘起红润的嘴唇说道。

  同是妈妈燕志云的亲生骨肉,但他从出生那天起就一直被视为家里的“小皇帝”。

  “好儿子,走,买肉去,下午妈妈就给你做红烧肉吃。”燕志云说完在苏超胖乎乎的脸蛋上亲了一日,看都没看蹲在角落里的小苏丽,领着儿子锁上门走了。

  丽丽踮着脚,从大门上的小洞里看着妈妈和哥哥那亲热的样子,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她就在门上的小洞里向外看着,当她看见邻居冶阿姨走来,赶紧以哀求的口气朝外喊:“冶阿姨,丽丽饿。”

  冶阿姨看了看门上挂着的铁锁,俯下身子,从门上的小洞里望着丽丽泪斑斑的小脸,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她叹了口气,询问道:“丽丽,妈妈又打你了?”丽丽轻轻地点了点头。

  冶阿姨的眼睛潮湿了,赶紧转身向家中走去。

  丽丽听到冶阿姨远去的脚步声,立刻跑到后窗户前,双手握着横在窗框上的钢筋,踮着小脚期待着。

  不一会儿,冶阿姨将一个馒头从窗户里递进去,丽丽几口就把馒头吞下了肚。冶阿姨望着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心痛地把手伸进窗户,在丽丽的头上抚摸着……

  燕志云和苏超拎着肉回来了。丽丽看着哥哥手中的雪糕,听着他津津有味的吸吮声,她舔了舔嘴唇,不由得直咽口水。

  “滚一边去!”妈妈一个巴掌扇到她脸上。看着妈妈脸上凶狠的样子,丽丽退缩到属于她的那个角落,低下了头,委屈的泪水又滚出了眼眶。

  燕志云精选了一些瘦肉,把肥肉放进锅里熬油。阵阵扑鼻的肉香、油香袭来,饥饿的丽丽一个劲地咽着口水。

  丽丽已经5岁半了,她从来没吃饱过肚子。

  借妈妈出去上厕所的机会,丽丽再也经不住那香味的诱惑。她怯生生地一步一步挪到炉子边,贪婪地吸吮着扑鼻的热气,然后小心地用勺捞起一块肉渣,用颤巍巍的小手举到嘴边,轻轻地吹了吹,迫不及待地送进了嘴里,好香啊!

  她舔舔嘴唇,又捞起一块大一点的肉渣……

  “死丫头,馋死你。”妈妈的声音像炸雷在她头顶响过,送到嘴边的肉渣和勺子被打落地上。

  燕志云一把揪起女儿的头发,用力将丽丽的头向墙上撞去——对丽丽来讲,这是常事了,长期的经验告诉她假如哭出声音来,妈妈会打得更凶。她强忍着剧痛,流着眼泪,任凭妈妈肆虐。

  气喘吁吁的燕志云将女儿残酷地折磨了一阵后,仍觉得不解气。

  她一下子看到了正在沸腾的油锅,再一次揪住丽丽的头发,一翻手腕,使丽丽头朝天,然后拽过一块抹布,围在丽丽的胸前,用大腿夹住丽丽的身体,捏开丽丽的嘴,就舀起一勺滚烫的大油,向丽丽的嘴里灌去……

  吱啦!

  丽丽的嘴边升起一股白烟。

  “哇啊!”

  很少发出哭声的丽丽一下子迸出了撕心裂肺的凄惨哭声。

  丧心病狂的燕志云将女儿的嘴捏得紧了,从丽丽嘴角流出的油水、血水染红了她肥大的手掌,一滴滴掉在地上,丽丽拼命地在母亲腿间挣扎……

  当晚,在妈妈和哥哥吃饭时,丽丽和往常一样端着自己的小碗挪到母亲身边,从那焦黑的小嘴里艰难地挤出低低的声音:“好妈妈,丽丽要吃饭。”

  燕志云没等女儿把话说完,就冲她厉声嚷道:“今天没你的饭,看你以后再嘴馋。”说完看也不看丽丽一眼,开始大口大口地嚼肉。

  丽丽无奈,一步一步地又挪到墙角,蹲在地上,用脏兮兮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疼痛难忍的嘴唇和下巴,眼泪“吧哒、吧哒”地滚落下来……

  第二天、第三天……第七天,丽丽都很少吃东西。

  第八日的下午,她一连拉了五六次肚子。燕志云不仅没带丽丽去医院看病,反而揪拧丽丽的耳朵,痛斥道:“死丫头,该死啦,一天拉那么多。”

  说完,顺手抄起一根竹棍朝丽丽的臀部、腿部狠狠地抽打……

  晚上,遍体鳞伤的丽丽被阵阵的疼痛折磨得坐卧不宁,无尽的痛苦使她泪流成河。

  爸爸2月份就到山东打工赚钱去了。其实就是爸爸在家里,丽丽也同样摆脱不了遭毒打和忍受饥饿,爸爸下手有时比妈妈还狠呢。

  丽丽最盼望居委会张奶奶来她家,每次张奶奶来都先给她东西吃,然后还要关心地问这问那,就像妈妈对哥哥那样好。

  但她不敢和张奶奶说话,妈妈凶狠的目光无时不瞪着自己,她只能含泪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张奶奶慈祥的面孔。

  丽丽感到口渴难忍,便以乞求的声音对妈妈说:“好妈妈,丽丽渴,丽丽想喝水。”

  正在看电视的燕志云不耐烦地骂道;“你的麻烦事真多。”

  边说边将半杯水递给丽丽。丽丽只喝了两口,因嘴角和腿上的疼痛袭来,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啪!”一记耳光又甩在她脸上,“死丫头,尽折腾老娘。”

  丽丽捂着脸倒在床上,含着眼泪悄悄地睡了。

  九日凌晨1时左右,她蹲地上悄悄的哭,突然“咣当”一声,丽丽的一句“妈妈”还没喊完,便永远倒在了地上。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还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她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讲。但是,她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了,她的嘴巴再也不会说什么了。

  可怜的小丽丽死了。

  燕志云为躲避人们的指责,赶紧扒下尸体上的破烂衣裤,匆匆套上丽丽生前最想穿而从未穿过的新衣裤,但即便如此,她残害、虐待女儿的罪恶是无法掩盖的。

  当验尸的公安人员解开丽丽的衣裤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5岁多的孩子身高不足95厘米,一道道肋骨似乎要将那层薄薄的肉皮顶破,屁股上的两块骨头高耸着,黄稀的头发被揪拽得长短不一;丽丽的身上除了脚掌外,再也找不出一块没有伤痕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溃烂流着脓水;她的嘴唇和下巴被烫得翻了皮,手脚指甲因严重瘀血变得乌黑。

  在丽丽家,公安人员还从衣柜下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丽丽生前铺过的一张绒线小毯子,上面留有斑斑血迹——谁能相信这些“杰作”竟出自丽丽的亲生母亲燕志云之手!

  “罪孽呀!简直是罪孽!”西宁市兴海路兴西居委会的治保调解主任张奶奶看到这一幕,禁不住落下了眼泪。

  她不禁联想起两年前丽丽被缝嘴的那幕情景。

  那是一天夜晚,邻居家的马秀青到燕志云家去借电路保险丝,她一进门发现丽丽跪在搓衣板上,燕志云极力用身体遮挡她的视线。

  马秀青早就耳闻目睹过燕志云虐待小女儿的行径,今天燕的反常行动引起她的怀疑,她猛地推开燕志云,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

  年仅3岁的丽丽嘴上被膨体纱线缝了4针,黄色的线被鲜血染红,打了结的线头还长长地垂挂在嘴边,丽丽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将前胸都浸透了……

  夜里,丽丽回来了……

  “妈妈,丽丽好饿。”幽幽的声音从四面的墙上传来。

  “啊!”苏丽的妈妈尖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妈,怎么了,大半夜的。”苏超睡眼惺忪的爬起来。

  “苏丽,你……你别过来,我……我错了,你放过我吧。”苏丽的妈妈并没有理会苏超,只是一直求饶。

  “妈你做梦了,快睡觉吧。”苏超又躺下了。

  只见苏丽从地上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扒着床沿,慢慢站起来。

  “妈,我好饿,我想吃肉。”苏丽还是全身伤痕累累,只是身上的那一点点肉已经腐烂了,露出阴森森的骨头。

  “妈,我的嘴好痛,你也试试吧!”

  丽丽说完,地上冒出了一口油锅,丽丽舀起一口油汤,倒进苏丽妈妈的嘴里,立刻冒起一股白烟。

  然后苏丽又像她妈妈折磨她一样,折磨妈妈,直到她痛苦的死去。而她的哥哥就在边上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就像他亲眼看着妈妈折磨苏丽一样……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7日 下午1:58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25日 下午7:37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