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帝君

“左眼皮跳跳好事要来到,不是要升官就是快要发财了~!”歌中唱得好,升官发财都是一件好事,可是最近由于一段特殊的相识,我也升了官,但是这个官当的让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哪里好了。

我不知道宅男这个词是褒义还是贬义的,也不知道大家对宅男是怎么理解的,我个人认为我就应该算是一个宅男吧,每天除了工作上班以外,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呆在家里,要不是家里的存粮消耗光了,不得不出去采购一把,或者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出去一次,除了这些我是绝对不会踏出家门半步的。

之所以这样,我姑就是因为我的交际圈不是很广吧,在这里我也没什么朋友,就算是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干什么,逛街没有钱,吃饭一个人下馆子也没有意思,想去找个地方娱乐一下,可是又不知道去哪里好,与其到了漫无目的的瞎转浪费大好的青春,还不如宅在家里消磨一下时光呢,哪怕是睡个午觉那感觉也是极好的!

昨晚下班回家有点晚了,也没有吃东西,就胡乱的吃了点零食,喝了一点啤酒,资金短缺的我喝一瓶啤酒已经算是比较奢侈的了,没想到平时不喝这次喝一点竟然还有点多了,于是一觉睡到了中午,看着外边阳光明媚,我突然有了想要出去走一走的想法,就算是一个人瞎逛,出去透透气,天这么热看看那些“缺衣少穿”露着长腿的美女们缓解一下心情也是很不错的。

于是乎我这个做事很果断的人,马上就走出了家门,来到了大街之上,感觉天很热,热的要死,街上的人很多,好看的没几个,打扮的人不人鬼不鬼,自我感觉良好的有很多,街边的摊位小商贩很多,不坑人的很少,幸好情愿被坑的人也很多,无奸不商人家也为了生存,支持一下嘛!

本来打算出来搭讪几个妹子的,可是放眼望去街道上恐龙鳄鱼一大片,于是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老老实实的而逛街,看看这些街边小摊儿又有什么好东西卖了,没准还能买到一个古董呢!

看了一圈也没有中意的,就在我感觉无聊想要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卖小饰品的摊子,摊子算是比较大了,几个铺着红布的木头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看起来很不错的小饰品,手链镯子项坠等等应有尽有,摊子周围围了好多人,看样子生意不错,出于好奇我也凑进去看了看。

看上了一个用小核桃穿起来的手链,我问摊主多少钱,没想到就这么一个用在我们老家山坡上随处可见的小核桃穿起来的东西竟然要五十块,这要是买菜够我吃好几天的了,太不值了想到了这里我就把手链给放下了,之后又拿起了一个小小的戒指,看起来像是银制品,说是戒指只是一个小项圈而已,没有任何装饰和花纹,这个应该能很便宜吧,我问摊主,果然很便宜,因为摊主说那个不值钱白送我了。

一分钱一分货这东西丑吧啦叽的,不过既然是白给的,不要白不要,我就勉强收下吧,戴在手指上看了看,还是很难看,想要摘掉可是用力往下拔了几下还是没有拔掉,算了就戴着吧。

长时间不出门我的运动细胞已经彻底退化了,走了这么远的距离我感觉到特别的累,于是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倒头就睡,睡梦中感觉自己尿意正浓,就迷迷糊糊的起身向厕所走去,此时的天都已经黑了,房间里没有开灯显得有些昏暗,不过住了这么久我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会找到厕所的,所以我并没有开灯,揉着惺忪的睡眼向厕所的方向走去。

“怎么还没到呀”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经过将近五分钟的大脑短路,我才反应过来,我这还不足百平米的小房间,去个厕所哪用这么长时间,几秒钟就可以到,我竟然走了十几分钟,睁开眼睛一看,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岭。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了,今晚的月亮也不是很明亮,一大半都被遮挡在乌云里,周围又是静悄悄看不到一个人影,只能够听到小虫子的鸣叫声,树林中还时不时的刮过一阵小凉风,这种感觉怎么像是在拍鬼片呀,写了这么多的鬼故事,还真没有见过鬼长什么样子呢,不过对见到他们我可是一点也不期待。

“帝君,您方便完了嘛,我们还要赶路呢!”一个声音从我藏身的那个草丛后边传了过来,声音十分的恭敬,“帝君?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这个人叫帝君?”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帝君您没事吧?您回个话呀?不然老奴就要冲过去了?”声音中充满了焦急。

“帝君,老奴?这是哪跟哪呀?”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的草丛被一大波的人踩踏成为了平地,我看到一个像是不知道哪朝太监打扮的家伙,带着一大波顶盔挂甲,腰挎钢刀手持弓箭的士兵冲了过来,每个士兵都是将弓箭拉的如同满月,警惕的看着周围,那个太监见到了我,急忙问道:“帝君大人您没事吧?为何迟迟不回答老奴呢?”。

“帝君是我!难道我像小说里写的那样穿越了?不会吧这竟然是真的!”我偷偷的掐了自己一把,很疼这是真的!

“我没事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这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理由。

“帝君呀今晚我们是要去捉拿那个东村的大贪官刘士心下地府,任务艰巨马上就要天亮了还请帝君即刻启程!”。

“刘士心不是我们村的那个大贪官嘛,闪仗着自己有钱又有权在我们村里横行霸道了好多年,听说最近得了绝症,可是一直都不死,原来是要派大军去捉拿他呀,今天看我不亲手宰了他!”。

这个刘士心实在是太坏了,我一直都很恨他,所以就算我听到那个老太监说,刘士心收买了好多的阴厮供他使唤,保护者他,想要捉拿他困难重重,但是我还要去试一试,只要他死了也算是为我们村子里除了一害!就算是我挂了也值了!

很快就来到了刘士心的家里,我可以看到刘士心正搂着自己的老婆和小姨子睡觉,在他家的外边还守着上百个拿着武器的阴厮给他们站岗,保护着他们的安全,一见到我们就拿着武器扑了过来,战斗一触即发!

我的目标就是那个刘士心,在大家的保护下我冲进了房间里,举刀就要将刘士心的脑袋砍下来,可是没想到这小子早就有防备,在胸口放了一块护身符,让我无法伤到他,眼看天就亮了,在不杀他就错过了时辰,这样又要让他多活几天,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手指上的那个银项圈突然爆闪了一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芒,接着我手起刀落就将刘士心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在砍下刘士心脑袋的那一刻,我也醒了过来,这还真的是一场梦,但是梦境很真实,而且那天早上刘士心真的就去世了!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一枚光秃秃的戒指,发现在戒指的内侧有一个小字,不过已经受到了轻微的磨损,所以开始没有注意到,经过我仔细辨认发现那是一个“包”字,包青天的“包”。

作者寄语:史上最烂的长篇鬼故事《校园灵异录》已经更新至二十多万字,有时间的话大家不妨来看一看,看一看到底有多烂,还能够烂多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香翅捞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gs01.cn/h/657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5日 下午4:42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5日 下午4:45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