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民间有哪些耸人听闻的鬼怪故事?

  故事一:

  《聊斋志异》真的是本鬼故事集,里面的一集《喷水》也超恐怖

  莱阳有个叫宋玉叔的先生,当部曹官的时候,租赁了一套宅院,很是荒凉。有一天夜里,两个丫鬟侍奉着宋先生的母亲睡在正屋,听到院里有扑扑的声音,就像裁缝向衣服上喷水一样。宋母催促丫鬟起来,叫他们把窗纸捅破个小孔偷偷地往外看看。只见院子里有个老婆子,身体很矮、驼着背,雪白的头发和扫帚一样,挽着一个二尺长的发髻,正围着院子走;一躬身一躬身像鹤走路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喷着水,总也喷不完。丫鬟非常惊愕,急忙回去告诉宋母。宋母也非常惊奇地起了床,让两个丫鬟搀扶着到窗边一起观看。忽然,那老婆子逼近窗前,直冲着窗子喷来,水柱冲破窗纸溅了进来,三个人一齐倒在地上,而其他家人们都不知道。

  清晨日出时,家人们都来到正屋,敲门却没有人答应,才开始害怕。撬开门进到屋里,见宋母和两个丫鬟都死在地上。摸一摸,发现其中一个丫鬟还有体温,随即扶她起来用水灌,不多时醒了过来,说出了见到的情形。宋先生闻讯而来,悲愤得要死。细问了丫鬟那老婆子隐没的地方,便命家人们在那地方往下挖。挖到三尺多深时,渐渐地露出了白发。继续往下挖,随即露出了一个囫囵尸首,和丫鬟看见的完全一样,脸面丰满如同活人。宋先生命家人砸她,砸烂骨肉后,发现皮肉内全都是清水。

  东省莱阳市有个村民白天躺在床上,看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握着手进入屋子。妇人周身黄肿,腰粗的好像要仰过去,一脸愁苦的表情。男人催促她说:“来,来!”村民以为他们俩是对野鸳鸯,就假装睡觉,偷偷地观察他们的所作所为。

  两人进来,似乎没看见床上躺着一个村民。男的又催道:“快点!”妇人便自己敞开衣裳露出胸和肚子,肚子像鼓一样大。

  男子拿出一把屠刀,用力刺入妇人身体,从胸口一直剖到肚脐都能听到刀划在皮肉上的“嗤嗤”声。村民恐惧极了,不敢喘气。

  妇人却皱着眉忍受着,没发出一点呻吟。男子用嘴见住刀,把手伸进妇女的肚子,拉出肠子挂在手肘边;一边挂一边抽,一会儿整个手臂上就挂满了。于是用刀切断肠子,把手臂上的肠子放在桌子上,再继续抽。桌子满了,放在椅子上;椅子满了,还是用手肘缠绕几十卷,像打渔人缠绕渔网一样,超村民头边一扔。

  村民只觉得一阵潮热的血腥气,口鼻面部都被肠子压住,没有一点缝隙。村民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推开压在头上的肠子,大声嚎叫着逃出屋外。肠子掉落在床前,村民的两只脚被绊住,一下子摔倒了。家人听见动静赶过来探视,只见他身上缠绕着猪下水;再仔细看看,身上却什么也没有了。

  大家都觉得头晕目眩,也没觉得害怕。等到村民告诉他们他见到的怪事,大家才开始觉得惊奇。屋子里没有任何痕迹,只是好几天血腥味儿都没有散去。

  故事二:

  中国古代封建迷信,有很多野史轶闻流传了下来,比如我们知道的《聊斋志异》就是一本鬼故事集,以前读书的时候,上过一篇文言文课,叫《宋定伯捉鬼》,出自《搜神记》。

  南阳地方的宋定伯年轻的时候,(有一天)夜里走路遇见了鬼,问

  道:”谁?”鬼说:”(我)是鬼。”鬼问道:”你又是谁?”宋定伯欺骗他说:”我也是鬼。”鬼问道:”(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宋定伯回答说:”要到宛市。”鬼说:”我也要到宛市。”(他们)一同走了几里路。鬼说:”步行太劳累,可以轮流相互背负。”宋定伯说:”很好。”鬼就先背宋定伯走了几里路。鬼说:”你太重了,恐怕不是鬼吧?”宋定伯说:”我刚死,所以身体(比较)重。”轮到宋定伯背鬼,(这个)鬼几乎没有重量。他们像这样轮着背了好几次。

  宋定伯又说:”我是新鬼,不知道鬼害怕什么?”鬼回答说:”只是不喜欢人的唾沫。”于是一起走。在路上遇到了河水,宋定伯让鬼先渡过去,听着它一点声音也没有。宋定伯自己渡过去,水哗啦啦地发出声响。鬼又说:”为什么有声音?”宋定伯说:”我刚刚死不久,是不熟悉渡水的缘故罢了,不要见怪。”一路上,快到宛市,宋定伯便把鬼背在肩上,紧紧地抓住它。鬼大声惊叫,恳求放他下来,宋定伯不再听他的话。(宋定伯)把鬼一直背到宛市中,才将鬼放下在地上,鬼变成了一只羊,宋定伯就卖了它。宋定伯担心它再有变化,就朝鬼身上吐唾沫。卖掉得到一千五百文钱,于是离开了宛县的集市。当时石崇说(过这样的话):”宋定伯卖鬼,得到了一千五百文钱。”

  这个是比较温和的,还有比较可怕的,个人觉得《干将莫邪》这篇文言文给我的童年造成了阴影。

  楚国的能工巧匠干将和莫邪夫妻二人给楚王铸造宝剑,三年才铸成。楚王很生气,想要杀死他们。宝剑有雌剑雄剑。干将的妻子身怀有孕将要分娩,丈夫便对妻子诉说道:”我替楚王铸造宝剑,三年才铸成,楚王生气了,我一去他必定会杀死我。你如果生下的孩子是男孩的话,等他长大成人,告诉他说:’出门望着南山,松树长在石头上,宝剑在树的背后。'”随后就拿着一把雌剑前去进见楚王。楚王非常忿怒,命令人来察看宝剑,说:”剑原有两把,一把雄的,一把雌的,雌剑被送来了,而雄剑却没有送来。”楚王发怒了,便把干将杀死了。

  莫邪的儿子名叫赤,等到他后来长大成人了,就向自己的母亲询问道:”我的父亲究竟在哪里呀?”母亲说:”你的父亲给楚王制作宝剑,用了好几年才铸成,可是楚王却发怒,杀死了他。他离开时曾嘱咐我:’告诉你的儿子:出门望着南山,松树长在石头上,宝剑在树的背后。'”,出门望着南山,不曾看见有什么山,只是看到屋堂前面松木柱子下边的石块,就用斧子劈破它的背后,终于得到了雄剑。儿子便日思夜想地要向楚王报仇。

  一天,楚王在梦中恍惚看到一个男儿,双眉之间有一尺宽的距离,相貌出奇不凡,并说道定要报仇。楚王立刻以千金悬赏捉拿他。男儿听到这种情况,逃亡而去,躲入深山唱歌。有一个侠客遇到他悲歌的,对他说:”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痛哭得如此悲伤呢?”男儿说:”我是干将、莫邪的儿子,楚王杀死了我的父亲,我定要报这杀父之仇。”侠客说:”听说楚王悬赏千金购买你的头,拿你的头和剑来,我为你报这冤仇。”男儿说:”太好了!”说罢立即割颈自刎,两手捧着自己的头和雄剑奉献给侠客,自己的尸体僵直地站立着,死而不倒。侠客说:”我不会辜负你的。”这样,尸体才倒下。

  侠客拿着男儿的头前去进见楚王,楚王非常欣喜。侠客说:”这就是勇士的头,应当在热水锅中烧煮它。”楚王依照侠客的话,烧煮头颅,三天三夜竟煮不烂。头忽然跳出热水锅中,瞪大眼睛非常愤怒的样子。侠客说:”这男儿的头煮不烂,希望楚王亲自前去靠近察看它,这样头必然会烂的。”楚王随即靠近那头。侠客用雄剑砍楚王,楚王的头随着落在热水锅中;侠客也自己砍掉自己的头,头也落入热水锅中。三个头颅全都烂在一起,不能分开识别,人们就把那锅肉分成三份埋葬了,所以通称为”三王墓”,在现在的汝南北宜春县境内。

  阳信县有个老头,是蔡店这个地方的人。村子离县城有五六里,父子两个在路边开了个店,让过往的旅客住宿。有几个车夫,来回拉运东西,总是住在他这里。有一天傍晚,四个人一同前来,看见旅店就停住了,但是老头店里已经客满了。四个人想来没有其他的去处,就坚持请求住下来。老头沉思了一会想到了一个地方,只是恐怕客人不满意。客人说:“只要一片有瓦的地方,哪里还敢挑来挑去。”

  那个时候老头儿媳妇刚死不久,把尸体停在屋子里,儿子外出买棺木去了还没回来。老头认为摆灵床的房子很安静,于是带领着客人穿过街道去了。进了这座房子,只见桌子上灯火很昏暗。桌子后面就搭着帐子衣服,纸做的被子覆盖着死者。又看看睡的地方,在里面的房间里有连着的床。四位客人奔波很困倦了,刚刚头沾枕头,气息就慢慢变粗了。只有一个客人还迷迷糊糊的,忽然听见床上沙沙的有声音,急忙睁开眼睛,只见灵床前的灯火:照耀非常明亮,女尸已经掀开被子起来了。一会儿下来了,慢慢走进卧室。她面相淡金色,白巾裹着额头。她弯腰靠近床前,挨个地吹遍了三个躺着的客人。这个客人十分恐惧,害怕会轮到自己,就悄悄地拉着被子盖住脑袋,屏住呼吸忍着吞咽等待着。没过多久,女尸果然过来,也像吹其他客人一样地吹他。感觉到她已经走出房了,就听见纸做的被子响。他探头眯着眼偷看,只见她已经像开始一样的僵硬的躺着了。客人更加害怕了,不敢发出声音,悄悄的用脚踩其他的客人,但是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想来想去没有计策,不如穿衣服逃跑。刚起来拿起衣服,沙沙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客人害怕,又趴下了,把脑袋缩在被子里。感觉女尸又来了,连续吹了好几下才离开。过了一会儿,听见灵床有响声,知道又躺下了。于是从被子底下伸出手来找到裤子,极快的穿上,赤着脚跑出来了。女尸也起来了,就像是要追逐他。等到她刚离开帷帐,客人已经拨开门栓出来了。女尸跟在他后面跑。客人边跑边号叫,村里没有警醒的人。他想要去叩店主人的门,又恐怕被追上,于是向着县城的路,极力的逃跑着。到了县城东郊,瞥见有一座兰若,听见了敲打木鱼的声音,就急忙跑过去拍打大门,道人惊讶他举止不同寻常,就不肯马上让他进去。转眼间,女尸已经到了,离身体只有一尺多,客人更加窘迫了。门外面有一颗白杨树,合围有四五尺左右粗,于是他就以树做掩护:她向右他就向左,她向左他就向右。女尸更加愤怒了,不过两方都很疲倦了,女尸突然站立不动,客人也汗流不已喘气不上,躲在树后面。女尸突然跃起,伸出两臂隔着树干探身扑向他。客人受惊扑倒了。女尸捉不到他,抱着树干就僵硬了。

  道人偷听了很久,见没有声音了,才慢慢出来,看见客人睡在地上。点火照看发现死过去了,但是心口还微微的有呼吸。把他背进去,一整夜才苏醒过来。给他喝热水后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客人把当时的情形都说了。这时候已经早晨了,曙光朦胧,道人偷偷看树上,果然看见了僵硬的女尸,非常害怕,马上报告了县官,县官亲自来检验了,让人拔开女尸的手,但是因为抓的很牢固拔不开。仔细一看,原来左右四只手指,像钩子一样并排卷着,指甲都刺进树里面去了。又让几个人用力拔,这才松下来。看那指头形成的洞穴,就像凿出来的孔一样。

  还有聊斋志异里的《野狗》一文

  于七之乱,杀人很多。乡下人李化龙,从山中逃回来,正碰上晚上过大兵。为以免被大兵杀害,他急切间无处藏身,便僵卧到死人堆里佯装死人。大兵过完后,李化龙还没敢爬起来,睁眼一看,忽然见掉了头断了胳膊的尸体,都站了起来,像小树林一样。其中一具尸体,已经断了的头仍连在肩膀上,嘴里说道:”野狗子来了,怎么办?”其它尸体也一起乱嘈嘈地说:”怎么办?”一霎时,都扑哧扑哧倒下了,随即一点声音也没了。

  李化龙战战兢兢地才想爬起来,就见一个兽头人身的怪物,正趴在死尸堆里吃人头,挨个吸人的脑子。他害怕被吃,便把头藏在尸体底下。怪物来拨弄他的肩膀,想吃他的头,李就用力趴在地上。怪物几次都没能得到他的头,就推去盖在李头上的尸体,使他的头露了出来。李害怕万分,慢慢用手摸索腰下,摸到一块石头,有碗那样大,握在手里。怪物找到了李的头趴下就想啃。李突然跳起,大喊一声,用石头猛击怪物的头,结果打中了它的嘴。怪物像猫头鹰那样大叫了一声,捂着嘴负痛跑了。它路上吐了一些血,李化龙就地查看,在血里找到了两颗牙齿,中间弯曲,末端锐利,长四寸多。拿回村给别人看,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  

  【以上内容结束】:命如雨,看似美丽,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超市,那些无奈与寂寞,并且以晴天的幻想度日。欢迎大家投稿,如果觉得本文不错的希望大家动动你的小手点点赞和关注呗。谢谢大家!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2日 下午6:22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2日 下午6:27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