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鬼

“什么,你他妈有病啊!让我去那个地方,你知不知道那边是乱坟岗啊!”小刚对着手机破口大骂,路边的路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着他,这让他很恼火。

“看什么看,没看见过人打电话啊,是不是脑子都有病啊你们!”小刚生气地指手画脚撸起手臂扬了扬。

“现在年轻人真没素质!”

小刚看着人群的疏散啐了一口痰,摇头晃脑的走了。

小刚是一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每天东跑西跑让他失去家庭,但是没有文凭的他只能干干快递这样几千块钱的工作。

小刚很信佛,但是这次的快递是到一个山沟沟里面去的,而要去山沟沟是要经过乱坟岗的,这让他心烦意乱,但工作需要那也是没办法的。

小刚回到家把前几天庙里祈福的挂饰戴在脖子上,还在菩萨面前拜了拜便出发了。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路程,小刚很累,便在离乱坟岗1000米的位置停车在车内休息。傍晚的风呼呼的吹着,躺在车内的小刚紧紧的闭着眼睛深怕一阵开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扣扣扣”车窗被敲得很想,小刚闭的更紧了最好是不长眼睛的节奏。

“扣扣扣扣扣扣扣。”有节奏的敲窗声让小刚冷汗直冒,但好奇心总是驱使他睁眼。

“啊——”小刚尖叫着,因为他睁眼的一瞬间,一只残破不堪的手紧紧贴在车窗上。

“不不不,不是真的!南无阿弥陀佛。”小刚惶恐的念着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那只手已经不见了。

“哎,吓死老子了,得赶紧送完就回家,呼呼呼。”小刚发动引擎嘟哝着。

开到乱坟岗的地方,因为是直路所以小刚咬着牙闭眼速度的开过去,却听见“砰—”的一声,好像撞到什么人了。小刚怕是人,探头去看了看却发现没有人,小刚看了看反光镜。

“天啊!走走走!”一个女娃娃眼色暗沉抱着一个破的布偶娃娃竟然微笑的看着小刚。

“叔叔,你你不要走,带我一程好不好啊我的家就在前面,叔叔。”只见那个女娃娃口齿清楚的叫着小刚,那便是人了吧!

小刚迅速停下车,去看那个女娃娃。

“小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走叔叔抱你回家。”小刚抱起女娃娃走向车内。

“呵呵,叔叔你怎么这么好心呢!”女娃娃撒娇般的抓住小刚的领子。

“小娃娃,你在这儿生长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是乱坟岗,以后要少走哦!”小刚边发动引擎边关心的对着她。

“恩!”

“咦,小娃娃认识这里不?”

“闹,这是我家!”那个孩子一脸灿烂的指着那个地方。这可让小刚心里一惊,什么!这里那里有房子!

“小孩啊,叔叔不经吓,你别闹了昂!还有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晶干的人啊!”

“奥,你说的是我妈妈啊,走我带你去!”小孩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小刚推下车还把他拉倒一个生满草的地方。

“呵呵,妈妈,妞妞来看你了!还带了位叔叔过来。”小孩竟然对着那群草出来。小刚想跑,可是脚却似生铅一般动不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从草丛中冒出一条人来,且不说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有这么一个妇人还有这么一个小孩,而且还订了快递!

“妈呀!”小刚心中催命似得催着自己快跑,终于挪动了脚步。

“叔叔,你跑什么啊!”那个小孩子阴测测的对着小刚说着,“难道我妈妈不好看吗!咯咯咯……”

小刚跌跌撞撞的跑到车前,心想这次有救了,拿出钥匙想去开门却发现门都开不开了。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啊啊啊。”小刚死死捶打着门。

眼看那个孩子蹦跳着过来,那个叫晶干的女人用四只脚爬着过来,凌乱的发如似枯草。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跟你们根本就不熟啊!”小刚跪着求饶。

天,瞬间暗了下来,依稀还能听到狼嚎声。

“要求很简单。扒坟!”叫晶干的女人抬头跟他说。

“行行行,你说哪个坟!”小刚现在真的别无他法,他能感觉到那些亡魂飘晃在他左右。

“这!”叫晶干的女人用爪子拍拍地上,真心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这样的呢!

小刚徒手刨着泥土,不管手指甲断的如何残缺,小刚别无他法,终于刨到了一口棺材。

“你自己看!”小刚用力掀开那个棺盖紧紧的闭上眼睛。

“啊————————”一声巨大的咆哮声传入小刚的耳洞。

那个晶干的女人已经褪下了人身上的皮,看着血淋淋的站在尸体面前。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女儿!”

“你说我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一缕魂魄飘出来,脸上千刀万横都是伤疤,腿已经没了,半段的地方还血淋淋的滴着血。

原来这一家三口都是鬼,为什么这母女可以碰到肉体呢!

“爸爸!要不是你太贪我们至于落到如此下落吗!要不是那个道士给我们服了不腐烂的药我们就会像你一样!若不是这个叔叔,我们还没有机会刨开你的坟!”小娃娃憎恨的看着那个男人,“以后我再也不会认你做父亲!啊——我要认那个叔叔做父亲!!”

小娃娃的话让小刚扑通跪在地上,“求你们饶过我好吗,我是个人!我不想认你为女儿!”

“你告诉你我跟定你了!”小女孩跋扈的对他说。

“你敢不答应我女儿的要求,你想死吗!”叫晶干的女人威胁到。只听“啊”的一声,小刚的脚筋竟然无辜的断了。

“姐姐姐,我错了错了!”小刚捂着疼痛的脚求饶着,他这是做什么孽啊!竟然惹到鬼了!

“算你识相。哈哈哈哈哈哈……”

回到单位的小刚感觉自己做了梦,但是看到身边的人儿怎么也不相信那是梦。

小刚对着唯唯诺诺的回复着身旁人的问题。

“小刚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自己对空气讲话!”

“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小刚这是惹鬼了!”说完那个人一命呜呼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一个活人死在地上,大家纷纷远离,逃也似的抛出公司。

留下小刚仰天长笑的回荡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香翅捞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gs01.cn/h/6371.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2日 下午12:51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2日 下午12:52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