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阴阳鬼神传奇故事:李佐公、窦裕、商顺

李佐公

李佐公,唐代宗大历年间在卢州。有一个书吏名叫王庾,他请假回家,夜里走在城外,忽然遇到有引路的导骑呵斥路人回避。

卢州:南朝梁置。南朝梁天监十年(511)后置。治今泸溪,疆域相当于今湖南花垣、泸溪县地。

书吏躲在大树后面偷看,心里奇怪这个地方应该并没有什么高官呀。只见导骑后面,有一人身穿紫衣,左后护卫着他如同节度使。

后面有一辆车,刚刚准备过河,驾车的人上前禀报说:“拉车的绳索断了。”紫衣人说:“翻看簿册吧。”

于是看见几个小吏翻检簿册,然后说:“应该是取卢州某地张道的妻子脊背上的筋来修。”张道妻子,就是这个书吏的姨娘。

过了一会儿,小吏回来了,拿着两条几尺长白色的东西,车子过河而去。书吏来到姨家,姨娘还没有生病。过了一夜,她开始背痛,只半天工夫就去世了。

窦裕  

唐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进士名叫窦裕,他的家寄居在淮海。他考完试后准备去往成都,走到洋州无病死去。

窦裕生前跟淮阴县令吴兴人沈生很要好,两人分别已经有些年头了。音讯全无,两人不知道各自到了什么地方。

沈生从淮海县转调金堂县担任县令。他来到洋州,住在驿馆的亭子里。当晚,风清月朗,夜深将到子时,沈生一个人,觉得丢了什么东西一样,总是睡不着。

不一会儿,他看见一个白衣男子,从门外走进来,一边吟诗一边叹息,就像心中有恨却不能伸张一样。

只听他吟诵道:“家依楚水岸,身寄洋州馆。望月独相思,尘襟泪痕满。”

沈生看这个人,觉得很像是窦裕,于是起身跟他说话,但还没开口,白衣人却不见了。

于是沈生叹道:“我和窦裕分别已经很久,难道遇到鬼了?”

第二天,沈生驾车上路,走了没有几里路,有一具灵柩摆在道路前面。有知道的人说:“这里是进士窦裕的墓地。”沈生吓了一跳,连忙返回驿站,问站里的驿吏。

对方说:“有一位进士名叫窦裕,从京城去蜀地游历,到了这里突然死了。太守让人下葬在驿站南边两里外,路左边的墓地就是。”

沈生当即去到墓地,祭奠跪拜,洒泪而去。

(出自《宣室志》)

商顺  

丹阳人商顺,娶了吴郡张昶的女儿。张昶是京兆少尹,死后葬在浐水东边,离他另外一个家有十里地。

京兆少尹:官名。唐玄宗开元元年(713) 设置,为京兆府的辅佐官,设置两名,职级从四品下。

商顺在长安选官。过了很久了,妻子张氏就派仆人进城去迎接商郎。

商顺傍晚时分与仆人一道上路。奴仆贪杯喝得烂醉,结果跟商顺走散了。不知不觉中,城门已经关闭了,没有办法,商顺只能一个人独自前行。

天渐渐昏暗下来,雨雪交加。商顺骑的驴子行动非常迟缓,迷路不知身在何处,只能任由驴子随便走。

一共走了十几里地,一直没看见村庄房屋。转进深草丛中,感觉更加寒冷无比。

不一会儿,来到一条山涧,涧的南边看到了灯火。商顺非常高兴,走过去,是几间紫篱茅屋,他敲了几百下,门里才有人答应。

商顺说:“我是远路的客人,迷了路,天气好冷,想在这里借宿。”对方回答说:“天黑,雨雪这么大,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再说我的屋子狭小简陋,不能住人的。”坚持拒绝商顺留宿。

商郎于是问道,张尹庄离这里有多远,回答说:“西南方,离这里四五里地。”

商顺以为路近,可以走到,于是出了山涧,往西南方向走了十几里,一直没有看到庄子。

雨雪转大,商顺自认为必死无疑。心想既然没办法,继续走又能怎样?于是把驴系在桑树下,靠着树坐了下来。

不一会,看见一个东西,很像是蜡烛点的灯笼。光亮照出几丈远,直接来到商顺面前,离他一尺多远停了下来。

商顺一开始非常害怕,过了一会儿,问道:“难道是张公的神灵来给我引路吗?”于是上前施礼,说:“如果是老丈人,请告诉我回去的路。”

他看见光亮中有条小道,于是骑着驴紧紧跟随着。他靠近了一点,火光就移开,始终在他前面一尺多的地方。

走了六七里路,望见远处有人带着灯火来接他。灯笼的火光于是熄灭了。等到远处灯火走近,才知道是张家守墓的仆人。

商顺问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过来,仆人说:“刚才听到老爷大声喊我,说是商郎从东边过来,赶紧去接一下。就这样再三地喊,所以我知道你来了。”

商顺于是住在仆人的草屋里,到第二天天亮才离开。

(出自《广异记》)

我是笑古奇今,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别忘了关注和点赞哦,会有更多精彩内容源源不断推送给你。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28日 下午6:46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29日 上午1:37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