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离家女孩——隔壁骗来的女人跑了2

  • 我叫李梅,听信了同村人的话,十五岁到外省打工,谁知道被好朋友小霞抛弃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 我在王大雄的家里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我过得生不如死,王大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出了名的坏人。
  • 每天对我非打即骂,地狱般的生活我已经过了一年,这一天王大雄终于到外省谋生计去了,可是我知道我已经跑不出去。
  • 这个村里都是王大雄的眼线,再说这里的路我一条都不认识,平时王大雄压根不会放我出门,十六岁的我,感觉到了人生的尽头。
  • 想过自杀,可是我很怕死,我想家里的父母,后悔没有听母亲的话,为什么要相信小霞的话,一个月可以挣五百块。
  • 我在院子里喂猪,王大雄家里养了三头大母猪,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打骂声,我知道隔壁的又在打老婆了。
  • 沈小玉,我见过两次,可是王大雄压根不会给我和任何人交流的机会,沈小玉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 看起来不过是二十来岁,可是脸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疤,被烫的,被刮的,沈小玉有三个孩子,都是男孩。
  • 每次沈小玉挨打的时候,孩子都会被送到别人家,骂骂咧咧过后,沈小玉的那个赌鬼丈夫终于甩门而去。
  • 我壮着胆子打开了那窗子,小心翼翼地望了过去,她家院子里很杂乱,锅碗瓢盆随意乱扔,种着的一点菜也被踩得七零八碎。
  • 沈小玉苦笑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滋了一声,扶着腰,一看就知道疼痛难忍,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 但是,转念一想,我还不是这样的。
  • 沈小玉看到了我,笑了笑,走到窗子前:“我叫沈小玉,你叫什么?”
  • 我不敢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没人才缓缓说我的名字。
  • “李梅,你也是被骗到这里来的?你的名字倒是挺熟悉的,哪的人?”
  • 我惊讶她怎么知道的经历,看到我露出惊悚的面前,沈小玉哈哈大笑起来:“这里很多人十有八九都是被骗来的媳妇,我也是,我是云南大山区的,来这里已经六年了。”
  • 听到她的话,我惊讶地抬起头:“你是大山区的?哪个村的!”
  • “桂花村!”
  • 我一把拉过她的手,差一点没哭出来了:“我也是桂花村的,我爸是李大国,我是被小霞骗到这里的,已经一年了。”
  • 沈小玉李大国的名字,表情瞬间严肃又激动:“你爸是李大国,村头的那家?你是小梅?”
  • 我惊讶沈小玉是怎么认识我的,我哭着点了点头,沈小玉拉住我的手:“你还不知道我,我爸和你爸认识,小时候,我还带你玩过几次,你怎么偷偷跑出来了?怎么会?”
  • 沈小玉懊恼又痛恨,看着面前面色憔悴的女孩,沈小玉哇地哭了出来,被人打了她没哭,此刻遇到了村里人,沈小玉哭了。
  • 两人隔着小小的窗户,互相哭泣着,过了半个小时后,我们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沈小玉开始讲她的故事,她也是被小霞带出来打工的,小霞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那一年小霞的父亲来找小霞。
  • 说是到外面过好日子,小霞一个人没有朋友,自己和她姐妹情深一起出来了,可是小霞在父亲家里吃香喝辣的,自己只能在街边挨饿受冻。
  • 这一天,小霞说要要回去了,沈小玉十分开心,谁知道在这个村里睡了一觉,就成了这幅模样,醒来的时候小霞已经不见了。
  • 沈小玉说道这里,眼神毒辣:“小霞说,给我找了一个好丈夫,让我好好过日子,前几天也来看过我,我恨死她了,她骗了我,我也不是傻子,等我有机会出去了,小霞就是第一个我不会放过的人。”
  • 我说:“我也是被小霞带过来赚钱的,可是,小霞却让我在王大雄家里干苦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 我们两人都知道各自的命运,惜惜相惜起来,可是摆在面前的却毫无出路,都是农村人,在那个时代不发展的社会上,我们基本上没上过几天学。
  • 都是早早帮家里干活,放牛,生活只有苦累,但也过得安然自得。
  • “小玉姐,你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 听到这里沈小玉眼神坚定:“我要跑,我已经跑了,数不清是几次了,这村里的路我都摸清了,他们不是挺在乎那狗杂种的吗?我就利用那孩子让我跑出去。”
  • 说完,她又看着我:“小梅,你也要找个合适的时机,赶快跑,我知道我带不走你,但是如果有一天我跑出去了,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 我拉着她的手十分感激:“小玉姐姐,很感谢你,但是如果你真的跑出去了,回到老家一定要跟我父母说我在这里。”
  • 尽管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消息对于那个时代的我们来说是多么的困难,可恶,眼神中都是期盼,多么希望明天我父母就能出现在我面前。
  • “我一定会的。”
  • 果不其然,几天后,我坐在门口听到路过的人讨论起了隔壁家媳妇逃跑的事情。
  • 沈小玉真的跑了,他把她三个孩子都一起带着,说是要到村里逛一逛,可是他却狠心的将三个孩子都扔在了不同的角落藏了起来。
  • 沈小玉知道孩子对于他们有多么重要,回去就跟他们说孩子丢了,沈小玉的老公甩了她一巴掌,就号召大伙去找小孩了。
  • 沈小玉也在同行的人中,此刻没有人能怀疑沈小玉的目的,都认为这是一个母亲找孩子的着急心情。
  • 沈小玉趁着大伙都在找孩子的功夫,偷偷走上了后山的一条小路,一直狂奔,不敢停下脚步,跑了三四个小时,终于跑到了一条公路上。
  • 拦下了一辆车,从此,沈小玉就在这村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很开心的,我多么希望沈小玉能够回去通风报信。
  • 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月后,沈小玉又被抓回来了,听说是沈小玉在街上游荡的时候,被人看到了,结果被抓回去了。
  • 这的人都在调侃说:“这些女人就是听正能跑到哪里去呀?不好好过日子就算了,要知道,这可是在我们的地盘,能跑到哪里去呀?除非是跑到山东的交界处,正是傻的不行,我要是他们就一直沿着那条公路走上七八天就能到达外省了,可惜这些外地人哪里知道呀?”
  • 这个消息对于李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认认真真地记下他们无意中说出的话。
  • 沈小玉又被抓回来啦,又免不了一顿毒打,还好,这次沈小玉放聪明了,让孩子跑回来,果然,在孩子的哭喊声,沈小玉的老公没有下那么重的手。
  • “小梅,太难了,这个地方我压根都不知道哪条路是通向哪里的,人生地不熟的。”
  • 我偷偷地把我听到的话告诉给了沈小玉,沈小严肃告诉我:“不能告诉别人,你知道这件事情,我是不会放弃的。”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28日 下午12:17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28日 下午12:18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