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明知孙二娘是开黑店的,为啥还要招惹?你看事后两人说了些啥

一、张青、孙二娘和黑店

孙二娘何许人也?想必许多人都会说:是开黑店的!其实这个答案不严谨。《水浒传》写得很清楚,十字坡的这家黑店,是张青开设起来的。

张青原本跟鲁智深一样,在一家寺庙里种菜园子——这便是他江湖绰号:菜园子的由来,看着人畜无害,仿佛是菜农一般,实则却是水浒顶级狠人一枚!

后来张青由于跟寺庙发生了矛盾,于是他一时兴起,“把僧行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由于一切都荡然无存,官府也无处追查。张青啥事也没有,为了活命就在这里开设了这家黑店。

一次,他遇到一个挑担的小老头,张青认为自己很牛,就欺负人家,并想夺走其财宝。哪料却遇到了前辈高手,这小老头年轻时就是绿林好汉一枚。张青根本不是对手,二十回合后,就被人家“一匾担打翻”。

可这小老头却很高兴,认为:你这小伙子很有前途,我喜欢,跟我进城吧,我还有个女儿叫孙二娘,也嫁给你了。

后来小老头死后,张青夫妇由于无法在城里生存,于是张青就带着孙二娘,重回十字坡,再支这家黑店!因此,张青才是开黑的正主,孙二娘无非是老板娘!也就是说,真正的当家人是张青,不是孙二娘。

那么为啥却让孙二娘出头,张青躲在后面?这个笔者就只能说:真正高明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身份出现。同时这也是,武松能一眼识破,此处有杀气的关键所在——后面会细谈。

第二个问题:为啥十字坡这家黑店作恶那么多,官府却不追查?瞅瞅,张青杀僧烧寺,把一切搞成“白地”,自己却能安然无事,这还是问题吗?

因此说来说去就一句:行走任何江湖,千万别觉得自己是牛哄哄的猎人,更别生出欺负弱者或老实人的心性。

任何黑店其实都不在江湖里,而是在各自的心中……哪怕孙二娘,都因此差点遭了反杀,因为他遇到了武松!

二、武松知道这是黑店吗?

细读《水浒传》会很容易判断出,武松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家黑店。跟着两位押解他的公人,走到十字坡后,孙二娘便主动迎客。于是武松等人进入,但此刻的武松,却已经起了疑心了。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却是一位妇人开店迎客,武松是江湖老客,自然明白这里面必的问题,于是他便起了疑心。

因为按正常思维来说,在这个地方开店,应该是男主外,女管账——后来,武松醉打蒋门神时,快活林内便是蒋门神的老婆管账,招待客人一概是店小二。武松为了激怒蒋门神的老婆,可是费了老大劲的。

这便是第一个反常之处,所谓反常为妖!因此武松进店后,便开始了各种试探,比如不吃孙二娘送来的馒头,却询问:“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武松的这句,被当成了“江湖共识”。实则却是武松瞎编的,就是在试探孙二娘。若真是江湖共识,之前的鲁智深也不会中招,差点被杀。

此刻的孙二娘,已把武松等人视为猎物了,指出你这纯属开玩笑,武松趁机道:“我见这馒头馅内有几根毛,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以此疑忌。”随后便又问:“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

这句,才是关键!武松的所有试探,都是建立在这个疑虑之上。可惜此刻的孙二娘,只见猎物,不见危险,还是没有警觉,解释:“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

答得天衣无缝,奈何武松却依旧不信,道:“恁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

若是正经人家女子,听闻这话必会变脸,随后碍于做生意,大多也就只能装听不见拉倒。但孙二娘的反应却是“笑”。至此武松确定了:“这妇人不怀好意了,你看我且先耍他!”

看这经过,武松是步步试探,不惜编出一个十字坡的顺口溜后,才最终确定的这是家黑店!不过对于武松来言,就算他明知是加黑店,也是必须要进的。

三、两人事后的解释

其一:地理因素。所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张青和孙二娘的这家黑店,便是开设在这种关键地方。若赶路之人,有充足的物资准备可以不进。但若没有,那就对不起了,想再找到一家,就不知要再走多少路。

武松是囚犯,被押解而来,哪有那么多物资?所以必须要进了!

其二:艺高人胆大。论武艺,武松都能打死老虎,如今又识破了这是家黑店,所谓艺高人胆大,武则自然就敢招惹孙二娘了。

事实也是如此,武松假装喝下药酒倒地,孙二娘拿他时,趁机暴起,很轻松的就把孙二娘你压在身下了,就在这时张青赶回来,连忙喊停,最终不打不相识。

孙二娘的解释是:“本是不肯下手,一者见伯伯包裹沉重,二乃怪伯伯说起风话,因此一时起意。”

而武松的解释是:“我是斩头沥血的人,何肯戏弄良人?我见阿嫂瞧得我包裹紧,先疑忌了,因此特地说些风话,漏你下手。那碗酒我已泼了,假做中毒。你果然来提我,一时拿住。甚是冲撞了嫂子,休怪!”

看懂这两句了吗?说来说去,就是在说两样东西,其一是财(包裹沉重,瞧得我包裹紧),其二是色(怪伯伯说起风话,何肯戏弄良人)。

为何笔者说:黑店不在江湖,而是在人心里。这就是原因。

对于武松来言,他因财色(王婆贪财,西门庆贪色)怒杀西门庆,变成囚徒。

如今这十字坡,犹如人生的十字路口,却再出财色,可惜武松并未完全通过考验,轻薄了孙二娘,如打斗中“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以及前面的各种言辞。

所以,最终武松到了孟州之后,便又是因为财(快活林的抢夺),和色(武松未婚妻玉兰),闹出了血溅鸳鸯楼,他重回十字坡后,这才最终成为了头陀,开启了行者之路……

显然武松在水浒江湖中(武十回),是处处见财色。那么江湖是啥,黑店又是啥?也就无需再多解释了。只能说越看水浒江湖,就越感叹——现实,实在现实!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26日 上午5:02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26日 上午10:12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