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水神报复人类

南宋初年,徐州沛县人邵昱(音同玉),因为在徐州混不下去了,只好跟着岳父和妻子,去妻子老家。妻子老家在浙江衢州,颇有家资,也有一定的地位。

衢州的府尹叫张巨山,喜欢看赛龙舟表演,因此当地到了端午节时,张巨山就会叫人安排赛龙舟。去年,他刚做府尹时,就已经安排了,而且办得很成功。

去年办赛龙舟比赛的时候,因为龙舟表演很盛大,比以往壮观多了。所以去看的人很多,足足有几万人围观,光是桥上就有上千人。一些小生意人看到机会,都去卖东西,包括吃的玩的穿的用的,几天时间就发了一笔小财。

今年,自然也要举办赛龙舟比赛,只是现在还没到时间。

几个月很快过去了,邵昱跟着岳父做事,生活步入了正轨。眼瞅着端午节快到了,张巨山已经叫人筹办了,就等五月五日比赛了。邵昱也想看,岳父看出来了,允许他去看,反正到时候大家都去看。

端午节终于到了,大家早早地吃了午饭,然后都去看比赛。浮石寺前面有一座桥,桥很长很宽,是看比赛的好地方。那座桥上,挤满了人,少说也有一千来人。最好的位置,自然是留给了张巨山。

只见那张巨山,前面一个长案上,摆满了食物,还有两壶好酒。其余在桥上看比赛的人,也不闲着,都拿着东西,一边吃,一边看比赛。

邵昱先是和几个朋友去了浮石寺里玩,看了一会儿,他自己去桥头看比赛。结果,刚走到一半时,那座桥的铁缆断了,桥板全部散开,整座桥都倒塌了,无数人都掉在了河里,大家争先恐后逃命,谁也顾不上谁。

邵昱也掉入河里了,但是,他觉得脚下没有踩空,而是有什么东西正托着他的双脚,所以他只是身子落水了,脖子以上都在水面上,不至于呛水被淹。

此时,邵昱眼神迷离,眼前一片恍惚,只见周围那些人,都变了模样。有些人,变成了螃蟹,有些人变成了大虾,有些人成了鱼儿,有些人成了老鳖,有些人化作河豚,有些人化作蛟龙,或是蟹首人身,或是人首鱼身……总之千奇百怪,各不一样。

桥下面出现了几个神仙,一个个都身高三丈,手执长钺,正在查看桥下面的人。而在空中的云端之上,下来两个大神,对那三个神仙说:“已经点过了,正好三百人,可以了。那些不该受罚的人,让他们上岸吧。”

其中一个大神看着邵昱,说:“你没有罪,不该受罚,会有人救你的。”

说完后,邵昱就感觉,水下似乎有一股力量,推着他到了岸边,然后那股力量就消失了。邵昱凭借本能,爬到了岸上,总算捡回一条命。

那一次灾难,衢州少了三百人,府尹张巨山也没了。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以为,是大桥质量差,所以害得大家落入水中,尸体也被鱼鳖吃了。

一开始,还有很多人讨论这件事,但慢慢地这事儿就被大家忘了。

第二年,邵昱去明州,路过余姚,邵昱特意去象亭里,等待观潮。等着的时候,邵昱觉得无聊,就去看亭子上别人的题诗。

此时,有人在后面说话了:“年轻人不容易啊,去年的水灾你都躲过了,难得难得啊!如果不是你很有素质,能独善其身,恐怕也要成为水族一员了!”

邵昱回头一看,是个道士,其人身高八尺有余,穿着青衫,后背还背着一把宝剑,看起来颇有道行。

邵昱问道:“先生,莫非你也是经历了去年水灾的人吗?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知道呢?”

道士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邵昱忽然很好奇,继续问道士:“先生,那日我落水之后,为何看到很多人,变了模样,有些人头鱼身,有些蟹头人身,有些全变成了鱼虾鳖蛟,我还看到几位神仙,说什么要三百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道士一声长叹,说:“说起来,这些不怪神仙,只能怪他们自己。”

邵昱听道士话里有话,请他坐下,让他细说。

“端午看赛龙舟,无可厚非,也是多年传统。只是,赛龙舟本就搅扰了水府龙宫,那府尹却还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他自己看赛龙舟,吃吃喝喝,随手就把那些残羹剩菜,酒壶茶杯等丢在水中。这府尹一人丢东西在水中还好,可怕的是,那些人也都这么做,那些签子、碎屑、纸片……全都丢在水中,积少成多,实在可怕。”

邵昱问道:“有什么可怕的呢?很多人都这么做啊,大家好像习以为常了。”

“那些东西,足以杀死水府中许多生灵。一个一尺长的签子,从高处落下,能扎透两条小鱼;一片碎屑,蒙住了鱼的眼睛,又或者进入它们鱼鳃里,也会让他们失去方向,或者饥饿而死。那条桥上,上千人吃喝,丢下的签子,对于水府生灵来说,无异于万箭齐发,你懂吗,年轻人?”

邵昱从没想过这一点,因为他从不往水里丢东西,也看过很多人丢东西在河里,他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去年端午节,就因为这些人往水府里丢东西,导致一年来数万生灵丧生,水府几乎一空。如今端午,府尹等人又是如此,水神、龙王岂能不怒?因此,他们禀明天帝,惩罚那三百人,做了水府的鱼虾龟鳖。”

“为什么是三百人呢?这三百人是随便选择的吗?为何我能侥幸逃脱?”

“这三百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去年丢东西在河里,今年同样又这么做了,两次犯错,所以受罚。这些人,正好有三百个。另外,水府因为去年之事,缺少生灵,因此就让他们补充水府。简单来说,这是水神在向人类复仇。”

邵昱这才明白,不由得点了点头。

道士告辞离去,转身又对邵昱说:“两年之后,你还会遇到灾难,比水灾更严重。要多行善事,多积功德,或许能够躲过一劫。”

邵昱明白道士很厉害,马上磕头感谢。等他起来时,道士已经飞到空中,他的长胡须都吹起来了,飘飘然如神仙,很快不见了。

这两年来,邵昱果然多行善事,多积功德,即便做了好事,他也不说出来,阴德积了很多。另外,他发愤读书,立志考取功名。他本来就是举子,之前因为心灰意冷才放弃,现在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刻苦读书。

两年之后,邵昱乘船去考功名,结果遇到大风浪,船上四五个人都淹死了,唯独他被大风卷到空中,落下来的时候,一条金龙接住了他,送他平安着地。

邵昱后来果然考中功名,从八品县丞一路做到正三品大员。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25日 下午2:00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25日 下午5:32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