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老虎托付妻儿

唐代时,有一位书生叫李徵,是李唐皇室宗亲,此人很有才华,后来考中功名,到虢略(地名)做了个小官。但是,他恃才傲物,看不起同行,甚至连上司他也看不起。

有一天,李徵喝醉了酒,对着同僚和上司说:“我居然和你们这帮人一起做事,真是脸上无光啊!”

上司大怒,他和属下联手,向上面反映,说李徵德行不够,私底下经常做错事,而且经常酗酒闹事,实在不能做官。

于是,李徵被罢官了,这下他更加郁闷了。他虽然是皇室宗亲,但不是王爷公侯,跟刘备那种宗亲差不多,几乎和平民没区别了。而且,他还要养家糊口,妻儿都指望他挣钱呢。

无奈之下,李徵只能收拾行李,准备到湖北一带。当晚,仆人给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忽然大叫一声,吓得跑了,没人知道怎么回事。

李徵有一位朋友,叫袁傪(音同餐)是陈郡人。袁傪也做了官,后来皇帝提拔他做监察御史,让他到岭南去办事。

袁傪带着大队人马出发,来到商于地界的时候,天黑了,大家住在驿站中。袁傪想早点到,因此让大部队赶紧睡觉,天还不亮时,他就起来,督促大家出发。

此时,驿站的人提醒袁傪:“前面路上有老虎,还吃人呢,所以,从那条路走的人,必须要等天亮才行。现在天还没亮,所以,大人得再等等。”

袁傪大怒,说:“我是天子的使者,带着数百人出发,光是骑马的将士就有数十人,难道还会怕一头老虎吗?传出去的话,我这个使者还有何颜面?”

驿站的人不敢说话了,袁傪带着大部队出发了。

走不到一里路,果然路边出现一头猛虎,袁傪吓了一跳。那头老虎窜出来后又回去,趴在草丛中,说着人话:“哎呀,差点伤害到我的朋友啊!”

袁傪听到后,觉得声音很耳熟,想了想后,他猛然一惊,问道:“你是谁?难道是我陇西的朋友李徵吗?”

原来,李徵和袁傪曾同一年考中进士,当时他们交情很深,只是后来两人各自做官,分别多年了。

那老虎听到后,吼叫几声,然后开始抽泣。过了一会儿,它对袁傪说:“我和足下分别后,一直没联系,现在能看到你,真是太令人激动了。我看你这番模样,是做了御史,要出使某地吗?”

袁傪也不隐瞒,把自己要出使岭南的事情说了。

老虎喜道:“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厉害了,可喜可贺啊。”

袁傪说:“你我之前交情深厚,我后来给你写信,却一直收不到回信,到底怎么回事?如今见到你,你又为何躲在草丛里,为何会成为老虎呢?故人相见,难道你就一直躲着不肯见我吗?”

老虎说:“唉,说来话长。我去年被罢官,收拾行李准备去湖北时,我忽然发现,我只能用手走路,而且变得心狠手辣,力气也大了很多。我仔细一看,我手脚都生出来长毛,仆人看到我大叫一声就跑了。我找了镜子,才发现我居然成了老虎。”

袁傪听到后,不由得纳闷,心中感慨:“好好的人,怎么会变成老虎呢?”

老虎又说:“后来我跑了出来,看到路上那些人,我就想吃。但是,我忍住了,只是抓一些野狐、兔子、麋鹿等果腹。到这里后,我吃了许多动物,以至于后来没动物可吃。直到前阵子,我实在受不了,抓了个人,很快就吃得干净了。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吃人了。唉,我每天都想念妻子,想念朋友,但是我这样还怎么去见他们呢?天哪,我的命运怎么这么惨啊!”

袁傪一想,确实如此,不由得也伤感起来。

此时,袁傪再也忍不住了,问道:“李兄,为什么你会变成老虎呢?为什么变成了老虎,还能说人话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李徵叹气说:“我为人自负,自觉才华横溢,一向看不起别人,你也知道我这一点。所以,我平日几乎没有朋友,也只有足下愿意和我位友。我做官时,酗酒闹事,轻视同僚,顶撞上司,触怒了天神。”

“触怒了天神,也不至于把你变成老虎吧?那这天神气量也太小了!”

“你不知道,这事儿怪我。我被罢官后,心思变了,我想弄死他们,我甚至想好了如何用文字来辱骂他们,诋毁他们,抹黑他们。天神告诉我,我那会儿已经是人面兽心了,和野兽也没区别了,于是就罚我做了猛兽老虎。那个一直有慈悲心的老虎,则有了机会,做了人类。”

袁傪听了后,不禁点头道:“是啊,人若是有了兽心,和猛兽还有什么区别呢?就算有区别,也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猛兽而已。做官这些年来,我就发现,官场之中,这样的人很多啊!咦,你说这些人,怎么没变成猛兽呢?”

“惩罚并不是只有变成老虎,有些可能会变成其他猛兽,有些会短命,有些会连累父母子女,有些则被皇帝处死等等。”

袁傪又点了点头,他知道,确实是这样。

“我想托你做一件事,不知道可以吗?”

“你我是好友,有什么不可能呢?只是不知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你是至诚至善的人,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变成猛虎后,仆人离开了我,我自己也不受控制,跑了出来。那会儿我心都疯了,所以也没想到妻儿怎么办。如今,我稍微恢复了人性,因此想拜托你,等你忙完了事回来时,记得到虢略找到我的妻儿,就说我已经死了,今日之事也不要告诉他们。”

老虎又说:“我虽然是皇室宗亲,但与平民无异,也没有田产家业,妻子还年轻,儿子还小。他们不能养活自己,只能拜托你了。若是能养着他们,直到我儿子成年,那么我会铭记你的恩德,来世也要报答你。”

说完后,老虎又忍不住哭泣。

袁傪也跟着哭,说道:“我和你是至交好友,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办好的。”

老虎又说:“我有几十篇旧文,一直想做个文集,留给后人,留给子孙。当时没来得及处理,现在也只能恳请你帮忙了。”

袁傪叫人取来纸笔,然后听着老虎说,自己记录下来。大约有二十章,都是文采斐然的文章诗词,袁傪看得无比佩服。

老虎说完,跑入山林中不见了。袁傪想问他,什么时候能变回人,但已经来不及了。

袁傪出使之事忙完后,到虢略找到李徵的妻儿,把他们接到自己家中供养,把李徵的儿子当成亲儿子一样抚养、教育。当时人们知道后,无不说袁傪仗义。

后来,袁傪官至兵部侍郎。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23日 下午6:20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23日 下午6:21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