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屋怪谈

  今天讲的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农村的一个真实事件,并非虚构,日常生活中,有些事情单纯的用科学真的解释不通。

  陈大爷拿着打火机,点燃了在大门外平铺在地上的,一挂长长的鞭炮。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今天是个黄道吉日,动工就选在了今天,把以前的老院子全扒掉,全部翻盖新房。

  刚响了没几个,鞭炮就哑火了,陈大爷眉头一蹙,走过去又点着了鞭炮。

  “噼里啪啦。”响了没几个又哑火了。

  “怎么回事,这不是添堵吗?”刘大爷嘟囔了一声,走过去又点燃了鞭炮。

  “噼里啪啦。”又灭了,就这样灭了点,点了灭,又折腾了好几回。

  “大哥,这鞭炮放的有点闹心,要不找个风水先生给看看。”说话的是来帮忙的邻居。

  “不用,也许是鞭炮受潮了,这都是住了多少年的老宅子了,没什么问题。”

  扒屋盖屋,利利索索,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崭新的一个大院就盖好了。

  院子的北面是个大坑,房子在盖之前就规划好了,为了车辆出入院子更方便,北面的地基向外延伸了六米。

  新房子宽敞又明亮,全家人都很高兴,把房子装修好,就迫不及待的搬了进来。

  第一天的晚上,大黑就狂叫不止,屋里经常有响动。

  睡到半夜的时候,凤娇隐隐约约的听见隔壁屋里传来了儿子咯咯的笑声。

  儿子叫铁蛋,今年五岁了。

  凤娇很纳闷,大半夜不睡觉,儿子究竟在干什么。

  凤娇来到了铁蛋的床前,只见铁蛋闭着眼睡的好好的,难道是听错了,凤娇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蹬蹬蹬蹬蹬。”熟睡中的凤娇又被奇怪的声响惊醒,她蹭的从床上坐起来,回想着刚才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蹬蹬蹬蹬蹬。”又是一阵急促的跑动,听声音的节奏,轻而快,应该是铁蛋跑步的声音。

  凤娇走出了卧室,客厅里空荡荡的,来到铁蛋的房间,铁蛋在床上睡的好好的。

  凤娇以为是自己刚住进新屋子,可能神经有点过敏,也就没放在心上。

  可是一连好几夜都有这样的情况,凤娇就不淡定了。

  大黑一到夜里还是狂叫不止,凤娇决定今天晚上看个究竟。

  凤娇一直装睡,到了半夜,铁蛋咯咯的笑声再次传来,凤娇没有犹豫,迅速的冲进了儿子的屋里。

  突然闯进来的凤娇看见铁蛋真的没有睡,也没有穿衣服,就站在床上,一下一下的这么蹦着。

  凤娇看到儿子这诡异的一幕,也很吃惊,她打开了房间的灯,这是铁蛋停止了跳动,面无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凤娇。

  凤娇心疼儿子,怕他着凉,刚来到铁蛋身边,铁蛋“蹦”的一下竟然从床上跳了下来,“蹬蹬蹬蹬蹬。”迅速跑出了门。

  凤娇被铁蛋的举动吓了一跳,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竟然敢从床上往下跳,谁见了都会害怕。

  儿子奔跑的声音渐渐的传向了客厅,凤娇也紧张的追了出来。

  此时的铁蛋在客厅里上蹿下跳,一会也不闲着,喊他也没有反应,

  凤娇看到铁蛋这样的状态真的吓坏了,她大声的呼叫在西屋睡觉的公公婆婆。

  陈大爷听见了凤娇的呼喊,急忙和老伴就赶了过来。

  铁蛋还是不听的在屋里奔跑,嘴里还咯咯的笑着,声音听着很刺耳,很渗人。

  陈大爷年纪大了,经历的也多。一看这情景,也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他几步就来到了铁蛋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了他:“快,拿根绳子来,把铁蛋捆上。”

  凤娇就拿了根绳子,把铁蛋从手到脚都给捆结实了。

  躺在地上的铁蛋不停的打着滚,嘴里呜呜呀呀的喊叫着,还翻着白眼。

  “这是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陈大爷眉头紧锁。

  “那怎么办?”凤娇一听吓坏了。

  陈大爷蹲下了身子,对着铁蛋的脸使劲的扇了两个耳光。

  凤娇心疼的立马说到:“爸,你这是……?”

  陈大爷给凤娇打了个手势,不让凤娇说话。

  “听着,我不管你是谁,有仇有冤你冲我来,我孙子还小,小孩子家身子弱,你要是再敢折腾他,我找人收了你。”

  陈大爷的话还真管用,铁蛋停止了折腾,忽然又哭了起来。

  陈大爷大声说到:“你哭啥,有啥冤屈说出来,再敢胡闹我还抽你。”话一说完陈大爷又高高的举起了巴掌。

  这时铁蛋哭着说话了:“你们欺负人,欺负我一个孤老婆子,我现在好难受啊!”

  从铁蛋嘴里发出来的声音竟然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我们怎么欺负你啦,你可不能乱说,胡说八道我一样不饶你。”

  “你们盖房子就压到了我身上,我难受,我好难受啊。”

  陈大爷一听纳闷了:“我们这都是老宅子,以前你也没说压着你。”

  “以前你们的房子没有压到我,我们是前后邻居,这么多年了都相处的挺好的,你现在盖的新房子,往后延伸了六米,刚好压倒我身上,我能不难受吗。”

  陈大爷一听,有道理,盖房子往后延伸了六米,听着不像在胡说:“我们真的不知道你在下面,不是故意的,现在房子也盖好了,我总不能把房子再扒了吧?”

  “我也是讲道理的人,让你们扒房子不现实,你们把我的骨头从房低下挖出来,找个好地方给我安个家,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你们要是不让我好过,我天天跟你们闹。”

  陈大爷想了想:“好吧,我答应给你牵坟,给你找个风水好的地方,你现在就回去吧!”

  只见铁蛋身子一抖,翻着的白眼珠也正常了,慢慢的又恢复了天真可爱的表情。

  陈大爷天一亮就招呼了好多人,在老太太说的房子底下一米多深的地方,果真挖出了一副骨架,房子的后墙正好压在骨架的胸部,胸部以下被压在房子里面,房子外面只露了一个头。

  按照说好的办,陈大爷又给老太太买了一副新棺材,找了个风水好的地方给老太太按了新家。

  后来老太太托梦给陈大爷说对新家很满意,陈大爷家再也没有出现过闹心的事情。

  我在当房屋销售期间,因在一处凶宅别墅过夜,随后便被美艳女鬼缠身,每晚要用精气来供养她……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晚,一个没有影子的女人上了我的车,从此以后,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18日 下午2:40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18日 下午3:27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