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农夫买回怀孕少妇,儿子却夜夜大哭,高僧:拿金水来

明朝时期,绛县地界上有个小山村,村里人都得了一种怪病,本村的女人大都无法怀孕。为了繁衍后代,村中男子不得不想办法带外头的女人回来,且必须是已经怀孕的,否则进村后就生不出来了。

村民们认为,这一切都跟村口的水井有关。多年前,曾有个怀孕的女人掉进去淹死了,虽说尸体打捞上来了,可人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这么放弃一口水井,大家也舍不得,只能继续将就着用。

正是如此,有人说是那孕妇的亡魂在作祟,才让村里的女人没法怀孕。当时村里有个名叫马重洋的农夫,他认识当年淹死的孕妇,因此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便跟着几个好友跑到镇上请来了一个高人。

高人告诉马重洋,这村里女人之所以没法怀孕,的确是有女鬼作祟,若要镇住女鬼,今后谁家媳妇生头胎,若是女娃的话,必须杀死,之后再生出男娃就没事了。

马重洋当时刚刚从外面找了个怀孕的媳妇,就快生了,听了高人的话,他便跑回了家,守在媳妇身边等着。可惜的是,媳妇头胎果真生了个女娃,马重洋担心女鬼作祟,想都没想便当场把孩子给摔死了。

神奇的是,此事过后没多久,马重洋的媳妇就再次怀孕了,而这次真的生了个男娃。可唯一的缺憾就是,这孩子天生残疾,是个跛子,马重洋为其起名正则,但并不是很喜欢。

他去找当时那位高人解惑,结果那高人表示,那是因为头胎的女娃死得不够惨,没彻底镇住女鬼,才叫孩子断了条腿,不过之后再有孩子就没事了。

此事很快就在当地传开了,一时间,家家户户都开始模仿马重洋,凡是自家媳妇头胎生了女儿,都会被当场杀死。有的是被扔到山沟沟里,有的则直接被丢进开水盆中,总之那些时日,村外乱坟岗里都是被竹帘子包裹的婴儿尸体,不过这法子并非次次见效,许多人家始终都生不出男娃。

眨眼间八年过去了,这期间马重洋的媳妇由于第二胎难产,不幸去世,留下马重洋和正则父子俩。由于正则是个瘸子,也没法下地干活,马重洋很不待见他。要知道,当时村里最缺的,就是壮劳力,为此,马重洋便决定再到外面买个怀孕的媳妇。

巧的是,老天好像知晓了马重洋的意思一般,隔日一早,曾给马重洋介绍媳妇的“媒婆”就找上了门,说是有个不错的。马重洋听后很是高兴,立马前去见面,正则十分好奇,便悄悄跟在了后面。

那是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孩,肚子微微隆起,显然怀孕没多久,长得还很漂亮。媒婆告诉马重洋,此女名叫春梅,父母丈夫都死了,前不久才刚发现自己怀孕,一个女孩子家,无依无靠,正要找个靠得住的男人。

马重洋见春梅如此漂亮,心动不已,当即便把她买回了家。可不知为何,正则却十分怕她,尽管春梅对正则笑脸相迎,正则却始终躲在房间,不敢出门。

并非正则不接受这个后娘,只因第一次见到春梅的时候,正则便清楚地看到,她怀中是个浑身黑血的黑脸娃娃,而那黑脸娃娃还长着一嘴獠牙,注意到正则的目光后,还咧嘴对着他小。

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黑脸娃娃又消失不见了,可正则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不止如此,到了夜里,正则总会做噩梦,梦中那黑脸娃娃撕开春梅的肚子,爬上了自己的床,死死掐住他的脖子,让其偿命。

每当这时,正则都会被吓哭。由于每晚大哭不止,总是吵到马重洋,他非但不问原因,反而暴打了他一顿。就在正则束手无策之际,事情却迎来的转机。

这天午后,正则一人在村口玩耍,碰到了一个云游高僧向其讨水喝。正则没多想,便领着他回了家,可二人刚一进门 ,便碰到了打水归来的春梅。高僧一看到她,眉头便皱了起来,快步上前,说是要给春梅把把脉。

春梅见那高僧眼神单纯,便没有拒绝。可在把脉的时候,高僧却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金佛。伴随着一道金光闪过,春梅发出一阵惨叫,随即便昏死了过去。一边的正则看懵了,高僧却叫他去找个铁匠,并把其父亲找来。

正则犹豫片刻后,还是按照高僧的说法去做了。当马重洋看到新媳妇昏倒在地时,也被吓了一跳,正欲发作,一旁的高僧却开口道:“施主,令妻怀的是个鬼胎,若再不处理,等其降世,整个村子估计都要遭殃!”

马重洋听后大吃一惊,显然有些不信,这时正则刚好归来,听到高僧的话后,立马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也说了出来。见儿子也如此说,马重洋这才有所信服。之后,高僧将金佛交给铁匠,让其将金佛融化成金水。

就在这时,春梅的肚子忽然剧烈的蠕动起来,高僧见状大惊,并表示这鬼胎等不及了,恐怕想要强行破肚而出,高僧连忙盘腿而坐,对着春梅念诵佛经,并大声道:“快,快把金水拿来!”

铁匠不敢耽搁,立马将滚烫的金水端了过来。神奇的是,高僧竟直接伸手放进了滚烫的金水当中,并快速在春梅的腹部写上了许多佛门符号,而他和春梅都没有被烫伤。

伴随着一阵阵佛经被高僧念出,春梅腹部的蠕动慢慢消失。不一会,春梅便醒了过来,可她第一时间便是冲向厕所。过来好大一会,春梅才扶着墙走了出来,而她隆起的小腹已经下去了,她告诉马重洋,自己刚刚尿意很强,且尿了许多,结果发现肚子没了。

高僧告诉二人,鬼胎已经被排出体外了,但并未斩断与马重洋的因果,若想彻底解决,还要看马重洋。

高僧的话叫马重洋微微一愣,随即低下了头,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原来,当年溺水淹死在井中的女人正是他第一个买回家的媳妇。当时那女孩一心想要逃跑,马重洋每次都会暴打她一顿,直到有天夜里,女孩偷跑出家门,马重洋在身后紧追不舍,结果导致女孩掉入了井中。

其实那时候马重洋是能救她的,可马重洋却选择了袖手旁观。春梅腹中的鬼胎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回来复仇的女孩。想解决此事,马重洋便必须到官府自首,承认自己的罪行。

高僧临别前,留下一句“回头是岸”。可惜马重洋并未理解,不久后,春梅再次怀孕,他本以为这次不会有事了,结果临盆那日,春梅却生下了一个长着满嘴獠牙的黑脸娃娃,那黑脸娃娃冲出房间,直接咬断了马重洋的脖子,马重洋在震惊和不甘中,咽了气。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17日 上午10:59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17日 上午11:03

相关推荐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