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介绍

  • 乞丐坟前偷吃

      一个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村子外的一片坟地里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在阴森寂静的坟地里格外恐怖,走近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乞丐孙翔。   孙翔原本并不是一个乞丐,可是因为家里父母亲双双去世之后又不愿意出门干活,靠着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整日在家坐吃山空,久而久之家里的积蓄都被孙翔败光了。   孙翔没了钱也只好日日夜夜在外翻垃圾吃,也就成为了村子里远近闻名的一个…

    6分钟前
    00
  • 饿鬼寻替身

      陈大毛走到村口,故意抻了抻衣服角,做出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脑袋左摇右晃地对着村里人点头,有人问他,大毛呀,回来看你爹娘?陈大毛抬手摸摸胸前口袋,那意思是别看我手里空着没带东西,兜里鼓鼓的都是钱呢!   村里人看着陈大毛进了陈家四下开裂的破木门,都呸了一声,说这个陈大毛哪来的毛,就是个尖嘴馋懒的铁公鸡,他爹娘就没吃过他的一粒米,一根布丝丝儿,还装样子给谁看…

    7分钟前
    00
  • 摇椅回魂

      每个地方因地域和风俗不同,对于丧葬之事都有各自不同的处理方式,不过大部分都大同小异。   我们这边要是老人去世,埋葬的当天,都会在棺材上捆一只大红公鸡,棺材落地,老人入土之后,那公鸡要带回家。埋葬的当天晚上,都会叫一些村里的精壮男子和“先生”。差不多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先生”开始做法事,然后让请来的男子和去世之人的家里人拿着铁链,敲打着簸箕,带着那只公鸡…

    8分钟前
    00
  • 解铃还须系铃人

      清朝的时候,保定府有一对夫妻,主人姓刘,名叫刘义,娶妻侯氏,夫妻恩爱。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夫妻结婚二十载,侯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夫妻俩到处寻医问药,但毫无效果。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刘义开门,发现门前躺着一个道士。大概是饿晕了。刘义用手试探了一下,感觉他还有微弱的气息,便让仆人把道士抬进屋里,盖上被子给他取暖,又让夫人熬红糖水给他灌服。道士悠悠醒来,刘…

    8分钟前
    00
  • 鬼干娘

      传说:阎王爷掌管着世人的生死,冥界的十八层地狱。在地方上,由各地的城隍掌管,而每个城隍又掌管着多个鬼衙门,每一个鬼衙门里各有一名鬼差和数名鬼役。   这些个鬼衙门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即将投胎的鬼魂安排宿主或者审查恶鬼。因为投胎不是随便投的,要查明这个人生前有没有做过坏事,根据做坏事的程度,来决定什么时候投胎,是进入人道轮回,还是畜牲道。   地方上那些罪大…

    9分钟前
    00
  • 借刀杀人

      人乃万物之灵,据说野物成精时,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看它能不能除去嘴里的横骨,除去了就可以口吐人言,在成精的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动物如此,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一样,受天地灵气,经岁月磨炼,中途又没被挖掉摧毁,一个不小心哪天说不定就成了人形,坊间常常流行人参娃娃,何首乌姑娘之说。有人形之后,被人挖去煮了吃,就可令食者寿元大增,甚至返老还童。   单说周庄有个年…

    9分钟前
    00
  • 借宿

      雨太大了。   炸雷响起的时候,雨刷器就停在了车窗半腰,像被劈到了一样。 我这才不得不下车借宿,没想到发生了一件奇事。   四下荒凉,所幸停车的路边有一家店。 大门侧边立着四个字——梧桐公寓。   夜已深,服务生开门倒很快。 但他拒绝留宿,说自己只是听到雷声出来看看。   我有些急了:你怎么这样! 明明写着余床九十九个呢! 他说,美女,你什么眼神啊。 我…

    10分钟前
    00
  • 绣娘的冤魂

      小时候听爷爷说,解放前的时候村里有个老地主,这个老地主在晚清的时候做过什么举人,后来到了民国时期,嘴里还是整天之乎者也的,别看他手里拿着一根文明棍,戴着蛤蟆镜样子挺文明的,其实就是一个头顶流脓、脚底冒水的坏家伙。   那时候,我们村里一多半的土地都是他家的,就这他还是不满足,整天的放高利贷。那时的人穷,家里没有钱,特别是遇到了灾荒年,就要到地主家借债,可…

    11分钟前
    00
  • 饿死鬼不食嗟来之食

      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村西边有一个烧砖的窑厂,由于烧砖要取土,因此窑厂旁边的那块土地,渐渐的被挖出了一个很深的大坑。   那天,我们几个小孩子放学后跑到大坑里玩,发现了一堆散碎的骨头,其中有一个骷髅头还算完整。有胆小的不敢上前,这时,狗蛋看见后跑过去,用脚踢着骷髅头当球踢,后来,见没人敢过去陪他玩,就一脚把那个骷髅踢出多老远。   当我们玩足了都各自回到家…

    11分钟前
    00
  • 阴阳会

      今天我想写一写那种未知其亡故的情形下被托梦的情况,也就是无法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科学思想轻易解释得通的那一种情况。   比如我老公上大二的时候,有天莫名其妙梦见了他的二大爷。二大爷久居乡下,至少有十几年没跟我老公见面和接触了。可邪门的是我老公在梦里一眼就认出那是二大爷,二大爷神色凄然,反复交代他说:“小儿(山东方言,“孩子”的意思),咱家就出来了你…

    12分钟前
    00
点击查看更多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